從《伍》到《廿四格》的實驗 看基阿魯斯達米的遺作

伊朗電影大師阿巴斯基阿魯斯達米的遺作《廿四格》,由二十四部短片組成,整部電影可謂繼承他晚年探索電影語言、實驗味重的風格,並從中尋求突破,同時讓人聯想其前作、同讓是由短片組成的《伍》。

情感與虛實並重

《伍》是由五部短片組成,很多人把《廿四格》與《伍》相提並論,原因是兩者都以動物、大自然景色和聲音所結合而成。不過相比《伍》的紀錄風格,以視聽的官能感染為主,讓觀眾感受大自然或平常事物的微妙變化,從而帶來的紀實效果,正如基阿魯斯達米所說,《伍》是向小津安二郎致敬之作,因而該片的風格也像小津電影般情感平淡中,看出身邊事物的微妙變化;《廿四格》卻充滿戲劇化,幾乎每段短片都有意想不到的結尾,而且片中的動物更具擬人化,從而形成充滿戲劇衝突,加強觀眾的情感起伏,例如某鹿不跟著群鹿奔走,卻在等待受傷的同伴同行、某鳥兒成功奪得安身之所後,突然有隻貓跳出來把牠吃掉等,可見《廿四格》與《伍》的不同,以及導演在電影語言上有新的嘗試。

另外,《廿四格》與《伍》的另一重要分別,就是把人類的基本情感,投射在動物身上,無論是兩隻鴿子隔著鐵絲網相遇、兩匹馬在愉快嬉戲等,都能看出導演透過動物表達人類喜怒哀樂等情感。也許,人禽之間的情感沒有分別,至少在電影上,動物之間的情感沒有過於刻意,即使電影用了不少CG效果但影響不大。

影聽實驗與弦外之音

二千年後,基阿魯斯達米更注重電影語言的探索,《廿四格》亦不例外,雖然與《伍》相映成趣,但在影像和聽覺設計上,《廿四格》有明顯的雕琢行跡,包括工整的構圖,樹、雀和飛機都在窗框內出現、汽車對著兩匹馬交歡位置停下來,兩匹馬走出畫面後,汽車便離開、甚或一些類似偷窺、監視的鏡頭如攝影機在室內俯拍窗外群鳥進食、巴黎鐵塔前的旅客定鏡、以及他們身後不斷經過的人群等,令大部份短片都有其風格和實驗色彩。

導演透過片頭字幕表明「畫家只捕捉現實的一格畫面,之前或之後都不見。我利用自己多年來拍下的照片,想像它們前後可能發生的事情,每一格畫面皆長4分30秒。」,而《廿四格》的「第一格」,就是著名油畫《雪中獵人》加以電腦特技而成的。不過,最令人意外的,莫過了最後一段,除了用上音樂(《廿四格》大部份短片及《伍》都是以環境聲為主)外,鏡頭下方的電腦螢幕上正播放電影,當片尾字幕揚揚升起時,電腦螢幕上出現不起眼的接吻鏡頭(伊朗電檢是不容許電影出現接吻鏡頭的),這是對伊朗電檢的批評嗎?不竟,導演的前作《十》出現不少對伊朗社會的批判,這個親熱鏡頭免不了讓人聯想……

本末對立的出發點

若果《伍》是從紀實角度出發,透過最平常不過的事物如雷電、漂在海中的垃圾等影像來探究電影視聽感染力和敘事性的話,那《廿四格》就是以包括人類在內的動物之情感為中心,透過簡單的戲劇效果呈現,並以各重視聽實驗來增強情感渲染力。兩齣電影在出發角度上本末有所對倒,完成了基阿魯斯達米對電影語言的探索之旅。

文:袁廸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