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50呎豪華生活》呈現劇場的魔力

《我的50呎豪華生活》充分反映了香港這個社會的房屋政策的畸型狀況,並且刻劃了劏房住戶的不同困境,演出告終,筆者心有戚戚焉,帶着困惑離開。在本港做環境劇場的演出不多,筆者曾經看過兩三個以視覺藝術為主的環境互動表演,但在一個劇院內自由走動而感到環境劇場的魔力還是首次。

一進劇院,就被視覺藝術家楊秀卓敞大的壁畫震動了!大紅和黑壓壓的文字,是混雜的喧鬧的語境,筆者暗忖這個演出能承載這麼多的議題嗎?看畢演出明白了這幅大畫是給這個演出鋪陳了背景,演出主要針對房屋政策,以小見大。

綜觀而言,演出分四個層次。起先演出向我們介紹劏房的歷史背景和不同面貌,這一段的調子輕鬆戲謔,表演者給我們觀眾一個身分設定,我們是來參觀劏房的人士,而且我們應該是來自基層,主辦單位僅提供一張紙皮給觀眾做坐墊,看見觀眾拿着紙皮一起移動也算是一種特別的觀劇風景。

跟着來的是一個電視直播節目,令人聯想起香港電台製作的「窮富翁大作戰」,而這個名為「小空間、大快樂」的真人實境騷充滿戲謔的能事,諷刺時弊之餘亦不失控訴。據聞表演者把當前的時弊更新了,跟初演時的內容不一樣,所以內容特別貼地,神來之筆是插入播放國歌的情節,四名富豪在劏房發生火警時聽着國歌的動彈不得,暗喻中央對香港的控制和影響力,這一筆落墨精準。然後來一個女者聽着流行曲在跑步,似乎是因為戴着耳筒沒能聽到國歌播放,繼續唱她的愛情歌曲,筆者觀劇當天所見,大部分觀眾原地站着不動,看着女者在身邊走過,似乎有點不知所措,筆者當時有衝動想跟女者一起跑,可惜女者很快便跑走了。

之後仍然是戲謔的嘲諷,調子卻開始變得沉重,一對小夫妻為了買納米樓欠下巨債,但還款遙遙無期。拾紙皮的老婆婆欷歔地細說從前,面對住屋問題,老中青無一倖免,但新移民母親堅持一點活着的尊嚴。而被逼遷的中年劏房住戶,咆哮地問有誰理解過他要面對的生存問題。

最後一段,亦是令筆者最心有感觸的片段。一直在表演場地中央建設起的大箱子裝置,在吵雜的基建工程噪音下,逐一打開,我們見到一家四口劏房居民的生活,表演者如實地呈現生活,都是老生常談的故事,甚至可說沒有可敘述的故事,即如寫實的極致,一切源自赤裸裸的生活,亦構成了最後一段強烈的壓迫感和無力感。

表演者用結構去說故事,而不用戲劇說故事,甚切中問題核心,暗喻香港的住屋問題是資本主義結構性問題。整個演出沒有一個整體的故事,內容上僅有片段式的小故事,要由觀眾或參加者自行把所有片段拼合在一起,才見到全貌,即如劏房裝置設置在劇院的中央,要看到全貌必須要四周察看,而不能站在單一視角。不知是否因為最後一段演出的低氣壓所影響,大部分觀眾是屏息靜氣地看,未敢有太大的走動。筆者最欣賞是表演者的沉默,語言似乎失去了效力,男孩僅能通過 WHATSAPP跟女朋友分手,女孩僅能用日記記下抑壓的夢想。

聽說這個演出單位曾經獲獎無數,甚至走到外國上演,推動香港藝術。筆者甚為欣賞這一個有內容又優秀的戲劇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