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戲劇」:香港「本土兒童劇」的變異?

兒童戲劇(Children’s theatre/Theatre for Children)是大人做給兒童看的戲劇,具培養兒童審美觀、世界觀和正確價值觀的功能,也是獻給兒童的精神食糧。香港兒童文學創作至今寥寥可數,但兒童戲劇近年卻是雨後春筍。做這類的評論,跟兒童文學的範疇一樣,對香港來說可謂相當冷門,同時也缺乏專門的藝評人。

自從香港電視行業不濟後,戲劇扮演的角色日漸重要,普羅大眾確實渴望從戲劇裡尋找本土意味。雖然兒童戲劇作為戲劇的分支,在香港通常被視為非主流,可是其本土化功能卻不容忽視。但,不知道那些標榜自己是「本土」的兒童劇團,是指來自香港本土/視香港本土為一個載體,還是有心為香港建構優良的本土文化?

我城家庭觀眾的水平一向不高,特點在於不喜歡動腦筋,不會考究邏輯思考,對世界甚至本地的文化歷史認知甚少,喜歡看買弄溫馨和諧的情節,無論什麼都會照單全收。也是過往為人垢病的社會問題。但是以兒童戲劇的角度看又怎麼樣?兒童劇團無論任何故事題材都刻意以溫馨和諧作結,無非是要取悅香港家長觀眾,可是這是否符合兒童哲學(Philosophy for Children)呢?

既然兒童戲劇是大人為小朋友創作的戲劇,意識上或多或少也涉及大人期望小朋友學到的價值觀,這是無可厚非的。比方說,本土兒童劇過去一年通常在內容上會出現以下的情況:「描述保護鄉土的家園,但不需要抗爭,最後還是得到和平」、「呈現威權主義、絕對服從當權者的故事,最後結局以解決抗爭者並在和諧歡樂的氣氛下結束」、「介紹西貢地方文化及特別的民間人士,但最後重點落在吃豆腐花和種花,然後依舊歡樂地結束」、「宣傳全民退休保障已於立法會通過的情節」、「鼓吹校園競爭文化」、「醜化南亞裔等非華裔港人」、「在維港前重複排糞行為15分鐘 (全劇1小時)」、「演員裝作口吃的模樣去說話,但角色並非患口吃的人士」,這些都是直接把香港長久以來的社會問題放在戲劇裡面,雖然以家長角度來看什麼都不是問題,但本土兒童劇若只著重娛樂化,則是要兒童觀眾吸收大人錯誤的價值觀,使之完全失去教育功能,即使兒童觀眾看得有趣,其實也等同給予他們吃糞便一樣。雖然兒童劇團本身有創作自由,但若作為本土文化建構者,是應該有責任教育家庭觀眾明辨是非的,否則只是迎合社會建構劣質文化(其實即是沒有文化)。

當故事涉及香港歷史的時候,若兒童戲劇具文化功能,兒童劇團應該理解我城缺乏本土歷史記錄的問題,要介紹仍然在世的本地人物,則不能直接引用蘋果日報的報導就當了事,花時間作訪問工作也是劇團必須要做的資料搜集程序。更何況,從本土文化保育的角度來看,兒童劇團則明顯沒有重視過本土建構,反映創作團隊文化水平不高。(兒童劇團也應多參與我城的民間文化活動,不應繼續各自修行。)即便香港是個文化死城,以家長的視野來說,怎樣看香港必定是一般化的呈現,但兒童劇團是不能以家長的眼界來決定戲劇的世界觀,反而要對本土化有獨特的見解,才能讓兒童觀眾認識具有文化觀點的真正香港本土。

再者,兒童戲劇本身的主要對象是兒童觀眾,並非家長觀眾,可是現在的本土兒童劇只著眼於如何取悅家長觀眾,缺乏兒童視野,則無法做到擴闊視野的效果,也無法引起他們對香港甚至世界的思考,所以兒童劇團是不能夠喧賓奪主。當然,兒童劇團要衡量的就是所選擇的本土事物作故事題材時,到底是故事的切入點還是故事的重點,而且某些情節的時間比例安排是否得宜,否則本地的兒童觀眾難以代入角色,無法引發思考,也無法提升他們對戲劇的審美水平。

又,香港兒童戲劇長久以來得不到藝評人注視,是因為香港的劇團操刀後,往往扭曲了兒童戲劇的本質,使真正的純真和想像力缺席,實在難以用兒童戲劇的準則給予批評。也因著兒童戲劇粗製濫造,演員無論神態和聲線運用生硬造作屢見不鮮,更何況現時劣幣驅逐良幣,以致藝評人不能用欣賞的目光看戲,故寧可不予置評。這種惡性循環其實也是劇團自己造成的,最終還是無法提升香港兒童戲劇的水平。(我們香港也有聲優文化,劇團不妨參考一下配音員為動畫配音時聲線如何。)

故此,若本土兒童劇失去兒童的元素,為免香港社會持續詞窮,稱這樣的兒童戲劇為「偽兒童劇」都不足以準確形容其本質,建議改名為「家長戲劇」(Parents’ theatre/Theatre for Parents),才不至於掛羊頭賣狗肉。試問觀看這樣的戲劇,到底是「合家歡」,還是「全家中毒」?小朋友當然不知道戲劇存在的問題,而家長則照單全收,這樣的戲劇若然高朋滿座,則會成為我城的社會問題了。兒童作為我們社會未來的主人翁,但我城的大人卻在給予他們「精神毒藥」,更何況香港現時的兒童戲劇比一般戲劇的票價還要高,觀眾並非免費進場的,但到底劇團為什麼要做兒童劇而不專注做一般戲劇呢?若兒童戲劇工作者/香港社會的大人稍為有點良知,還會「挾家長以令孩子」嗎?香港戲劇界過往稱什麼「雅俗共賞」、「百花齊放」,在兒童觀眾面前簡直是荒謬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