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牌殺人事件》以暴易暴可行嗎?

筆者一向對以暴易暴的方法存疑,《廣告牌殺人事件》正清晰地展示了這種暴力的方法不單未能解決問題,更且可能引發更大的憤恨,值得深思!

《廣告牌殺人事件》深刻地描述了一名憤怒的母親,因為女兒的被姦殺慘死,租下了在公路上的三塊棄置的廣告牌,用以控訴警長及警隊的辦事不力與無能。而警長也好言相勸地向憤怒的母親解釋了未能緝捕兇手的種種困難與限制,無奈氣憤不平的母親未能接受這個解釋。最終這場憤怒的風暴,引發更大的互相報復和以暴易暴的恩怨。

電影的這句警世的對白「憤怒只會招來更大的憤怒」,由憤怒母親的前夫的年輕女友說出,令筆者聯想到憤怒母親被姦殺的年輕女兒,彷彿是逝去的女兒向母親說最後的話,簡單地概括了整齣電影的重點所在。

憤怒的母親這個角色其實並不討好,她橫蠻、固執、不近人情,對子女的教育亦甚為失敗。起碼在筆者而言,儘管要監管女兒出夜街的行為,但尖刻的說話例如「最好你被強姦」只會令年青人更為反叛,是何等失敗的母親!

她的憤怒亦令她做出很多非理性的行為。兒子的同學向她的車子拋擲汽水罐,她一下車就用暴力去解決年青人的憤怒;三塊廣告牌被人暗中放火燒毀,她遷怒於警隊,毅然火燒警局,差點兒殺掉一個無辜的警員,儘管這名警員曾經同樣地用極度暴力的方法去洩憤,差點兒殺死無辜的廣告牌公司店東。

電影充滿着這種以暴易暴的循環,令憤怒不斷升級,彷彿沒有和解的可能。但導演和編劇以悲天憫人的視角觀看眾生,畢竟同是天涯淪落人,沒有絕對的好人或壞人。唯一理性的角色是警長,他知道自己身患絕症不久於人世,盡力在餘下的時間去尋找兇手,可惜世事難以盡如人意,知道自己大限將至,毅然決定自殺終止一切。同時寫下三封遺書,分別給他的摯愛的妻子、憤怒的母親、與在警隊的同僚他的下屬警員。這三封遺書寫得情真意切,令人動容。亦是最能表達電影對憤怒的審視和反思。

最後原本對立的警員被警長的遺書點化,明白以暴制暴的局限,冷靜地面對自己的憤怒才能逃出生天,亦終於能舒緩他與憤怒的母親的冤冤相報。

但電影告終,並沒有提供一個絕對的答案,筆者相信,導演明白到現實的困難,沒有掉以輕心地提供一個樂觀的答案。最終憤怒的母親和警員,在計劃以私刑去解決一名強姦犯的途中,對於是否要共謀殺人,仍然是懸而未決。這一着落墨精準,彷彿是導演和編劇向觀眾作出的一個提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