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野蠻和胡說八道的世界發現微妙的可貴和真誠

議會前後怎麼可以不涉及政治,
一如,藝評前後怎能不涉及藝術
──當然,絶對可以不涉及市價定價

到了這世代,甚麼人都可以即時留言;甚麼人都可以被拍上載;甚麼事實都可以被歪曲;甚麼話都可以斷章取義;甚麼論述也可以給瞬間刪除;討論政治政策的議會可以說不宜涉及政治,一出世張口叫媽媽的母語可以因為是方言說成「母言」!喜愛或憎惡,like or hate,點擊在霎眼之間,連撥動也省了,開關也不用了。呃到like是成功,話不投機unfriend你,可是,我們真的不在意嗎?我們真的不需要真誠的交流,深刻的省思,衝擊的直面,長遠的遞達嗎?

藝術家發現了某種感情和肯定。而我發現了城市資本主義早已量化也約化成通過勞動生產的經濟值了。於是每種藝術品,如果有所謂藝術的理由的話,也都給判了一個價值。棟篤笑之《金盆啷口》開始售票,為甚麼黃子華在臉書義憤填膺,怒斥炒賣門票的黃牛黨。有股壇炒家嗤之以鼻,指這是供求失衡定價太低所至?你不炒賣就無權阻人炒賣,整個世界都是炒賣的世界,與創作無關,與有權選擇藝術節目的觀眾無關,與汗流浹背為一個作品營營處理小節的工作人員無關。現在看到大幅預售廣告時其實已沒票了又如何?如果藝術表演淪落到像連翻被縱火的南生圍,任人生滅,任人定義,任人劈價,我們到底會變成怎樣?你欣賞郊野的鳥魚花香嗎?自然有瘋蝶狂蟲咬嚙,誰叫你開得如此燦爛?那麼多人欣賞?你不定個價出賣自己,自有人來偷個步,加把勁竊取之。這不就是閹人晒褲襠,我甚麼生產力也沒有,鬥的是我佔據在甚麼位置,抓住了甚麼市場定率!

藝術與消費市場與觀看權利實在不容易想當然。藝評人經常發現不少深受歡迎、市場佔有率高企的作品平庸,無甚可觀。評論人真的能影響觀眾?影響市場?影響創作者?到了此時此刻,我們為甚麼還要堅持評論的書寫呢?
事實上,藝評人的市場這麼年來,鮮有獲得鼓勵。我在劇場和文學之間、或在不同的表演環境和人間風物遊走時,份外有一種神聖的生命力促使我堅持而謙卑。我知,我評,即或評得不足,也得獨立觀看,不隨波逐流,不為五斗米折腰;並知道,評論不會只在一時一刻,評論在特定時空發生,在特定時刻發射,落於言傳,它有它的發展和成長,任誰也阻撓不了。是以更需要評論的互動,產生力量,此時此刻。

一如所有表演,即場在地的呈現和感染,轉眼即逝,便隱入未來。藝評的保留,包含評論人的想像,也包含對未來藝術的期許。它不止於一時一地,沒有評論喚召記憶,保留演出的風采,便不知將來如何有暢想,如何超越世代,跨過目前的打壓。羅蘭‧巴特表示因為小說漸漸表現得是一種對詩的追尋,詩等於在一個野蠻世界中實踐微妙。藝評人有時也像詩人,在野蠻和胡說八道的世界發現微妙的可貴和真誠。劇評家張秉權博士分了解我,知我多年游走在不同藝術之間,以詩人之筆闡發隱着的、被輕忽了的詩意。詩意,與票房無關。《獨眼讀看──劇場‧舞影‧文學跨世紀》是我首本藝術評論選集,書寫時卻沒有銳意為文章的功能定義,它可以同時間溝通創作者、作品、觀眾/讀者。我看故我在。我在,故我不在,互動中它又逕自延展,我可以懷疑一切事物的存在,也不會懷疑我自己思想的存在;我可以懷疑所讀所看的物象,也不會懷疑影像與劇場映隱的世情。因此我們必須確定我思想的獨立自存,褒貶自主,並因此而確認真實的自由。我多年遊走劇場與文學,從上世紀跨過到當下,通過書寫介入劇場舞台和藝術領域,以美學與人學為緯,讀看世情的思量。通過藝術論述與人文話題及社會運動紐結對話,證說承載,恪守言論自由的銳光。感銘著名作家陳冠中先生讚譽,說「好的藝評者也是精緻的聽者讀者觀者」,至於是否「釋出全是美美與共的新感覺」,也是獨立自由的。
議會前後怎麼可以不涉及政治,
一如,藝評前後怎能不涉及藝術
──當然,絶對可以不涉及市場定價

到了這世代,甚麼人都可以即時留言;甚麼人都可以被拍上載;甚麼事實都可以被歪曲;甚麼話都可以斷章取義;甚麼論述也可以給瞬間刪除;討論政治政策的議會可以說不宜涉及政治,一出世張口叫媽媽的母語可以因為是方言說成「母言」!喜愛或憎惡,like or hate,點擊在霎眼之間,連撥動也省了,開關也不用了。呃到like是成功,話不投機unfriend你,可是,我們真的不在意嗎?我們真的不需要真誠的交流,深刻的省思,衝擊的直面,長遠的遞達嗎?

藝術家發現了某種感情和肯定。而我發現了城市資本主義早已量化也約化成通過勞動生產的經濟值了。於是每種藝術品,如果有所謂藝術的理由的話,也都給判了一個價值。棟篤笑之《金盆啷口》開始售票,為甚麼黃子華在臉書義憤填膺,怒斥炒賣門票的黃牛黨。有股壇炒家嗤之以鼻,指這是供求失衡定價太低所至?你不炒賣就無權阻人炒賣,整個世界都是炒賣的世界,與創作無關,與有權選擇藝術節目的觀眾無關,與汗流浹背為一個作品營營處理小節的工作人員無關。現在看到大幅預售廣告時其實已沒票了又如何?如果藝術表演淪落到像連翻被縱火的南生圍,任人生滅,任人定義,任人劈價,我們到底會變成怎樣?你欣賞郊野的鳥魚花香嗎?自然有瘋蝶狂蟲咬嚙,誰叫你開得如此燦爛?那麼多人欣賞?你不定個價出賣自己,自有人來偷個步,加把勁竊取之。這不就是閹人晒褲襠,我甚麼生產力也沒有,鬥的是我佔據在甚麼位置,抓住了甚麼市場定率!

藝術與消費市場與觀看權利實在不容易想當然。藝評人經常發現不少深受歡迎、市場佔有率高企的作品平庸,無甚可觀。評論人真的能影響觀眾?影響市場?影響創作者?到了此時此刻,我們為甚麼還要堅持評論的書寫呢?
事實上,藝評人的市場這麼年來,鮮有獲得鼓勵。我在劇場和文學之間、或在不同的表演環境和人間風物遊走時,份外有一種神聖的生命力促使我堅持而謙卑。我知,我評,即或評得不足,也得獨立觀看,不隨波逐流,不為五斗米折腰;並知道,評論不會只在一時一刻,評論在特定時空發生,在特定時刻發射,落於言傳,它有它的發展和成長,任誰也阻撓不了。是以更需要評論的互動,產生力量,此時此刻。

一如所有表演,即場在地的呈現和感染,轉眼即逝,便隱入未來。藝評的保留,包含評論人的想像,也包含對未來藝術的期許。它不止於一時一地,沒有評論喚召記憶,保留演出的風采,便不知將來如何有暢想,如何超越世代,跨過目前的打壓。羅蘭‧巴特表示因為小說漸漸表現得是一種對詩的追尋,詩等於在一個野蠻世界中實踐微妙。藝評人有時也像詩人,在野蠻和胡說八道的世界發現微妙的可貴和真誠。劇評家張秉權博士分了解我,知我多年游走在不同藝術之間,以詩人之筆闡發隱着的、被輕忽了的詩意。詩意,與票房無關。《獨眼讀看──劇場‧舞影‧文學跨世紀》是我首本藝術評論選集,書寫時卻沒有銳意為文章的功能定義,它可以同時間溝通創作者、作品、觀眾/讀者。我看故我在。我在,故我不在,互動中它又逕自延展,我可以懷疑一切事物的存在,也不會懷疑我自己思想的存在;我可以懷疑所讀所看的物象,也不會懷疑影像與劇場映隱的世情。因此我們必須確定我思想的獨立自存,褒貶自主,並因此而確認真實的自由。我多年遊走劇場與文學,從上世紀跨過到當下,通過書寫介入劇場舞台和藝術領域,以美學與人學為緯,讀看世情的思量。通過藝術論述與人文話題及社會運動紐結對話,證說承載,恪守言論自由的銳光。感銘著名作家陳冠中先生讚譽,說「好的藝評者也是精緻的聽者讀者觀者」,至於是否「釋出全是美美與共的新感覺」,也是獨立自由的。(原文首載於立場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