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Become Human》機器人新時代

本人平日除了看書、看電影等,還有看遊戲實況影片的習慣,換言之,就是game playthrough。提起遊戲,大家可能會聯想成男士的空閒消遣,一些人依然認為打遊戲機是不正經、不認真,無益的活動。然而,現今的遊戲質素不斷提升,已經不只為了娛樂那麼簡單。隨著技術進步,遊戲的玩樂性和畫面解析度變高之外,還有不少人物、劇情出眾,故事能帶出社會問題的內容。今次要介紹的正正是為未來人類議題、生命的定義作出反思的一部優秀作品 — — 《Detroit: become human》。

此部作品講述2038年的美國已經是機器人通行的年代,許多勞動性和厭惡性工作也交由機器人做,亦因而產生不少基層失業、機器人歧視問題。其中,出現了機器人殺害人類的案件,為何被設計成順從人類意思做事的機器人,會不再遵守命令,繼而暴走起來呢?無論是政府、警方抑或機器人公司也在調查。另一方面,一些機器人聲稱自己已覺醒,還產生自我意識,這些同類開始聚集起來,企圖為一族爭取權益,從奴隸制度解放並獲得自由。這一切究竟是程式出錯,還是出自人類之手的死物真的得到了靈魂?

機器人出現自我意識,這題材可以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但要說影響力,就不得不提電影《A.I.》和《智能叛變(I, Robot)》。當初上映時,2001和2004年,那超乎想像的內容確實帶起社會議論,震撼了人心。這樣看來,把機器人描寫得有人性,似乎不是很新穎的事情。只是,今次的遊戲給予大眾選擇的權利,不一定要像《智能叛變》裡威脅人類地位,破壞安寧;也不一定像《A.I.》那麼悲哀,那麼情感豐富。透過三位主角的視點,可以站在不同立場,增強一般受眾對機器人處境的幻想。

KARA是一位保母機器人,她有保護小女孩的慾望,疑似母愛。MARKUS出身自由自主的藝術家家庭,自出廠從未被人當成外人看待,因此亦令他對機器人和人類共存有了天真的憧憬,同時也不受限於機器必須作為工具這固有概念。與之相反的,是開頭便出場的CONNOR,他是由機器人公司CYBER LIFE設計出來,專門負責處理變人(突然變異的機器人)事件的機械探員。他一直用心執行任務,忠心於人類,但在他查案途中看見人類對機器人的厭惡,種種虐待和歧視,以及和人類拍擋的深入交流,令他一點點改變……

和上述兩部電影的不同之處是,透過玩家轉換角色,自己抉擇故事走向、角色命運,完善了視點單一的缺點。無疑,此作品面世之後,令世間再一次思考今後人該如何面對人工智能,重新想想該怎樣定位它們。

說到這裡,筆者實在不能不提,此遊戲背後的製作公司quantic dream。自推出《heavy rain》以來,其後的兩部電影式互動遊戲:《beyond: two souls》與《detroit: become human》均得到莫大成功。不能否定,他們劇本編寫、人物塑造十分出色,由於充滿電影感,所以令玩家不知不覺深陷當中。另外,選材方面,第一部關於連環殺人事件,第二部描寫超能力者,第三部則是機器人,這三種題材也是很有人氣的。quantic dream除了懂得分析市場,知道受眾喜好之外,還把作品提升到更高的層次。此三部作,如鐵三角一樣,確立了品牌形象,為它獲得不少忠實粉絲(本人也是)。同時,它把快速反應的按鍵遊戲模式,升華至一個藝術層面,今後不容忽視這些遊戲的影響力。

作者:柏菲思/パフィス
Hongkonger
小說家/藝評人/翻譯
books《嗜殺基因》《腐屍花》《K2禁忌雙生》
language 中日英韓
www.facebook.com/pavis0930/

MEDIUM(評論平台)
https://medium.com/bolubo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