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現代女性主義藝術之末落──當下沉思---------香港視覺藝術系列(五)...彭武斌 編圖/撰文

香港現代女性主義藝術之末落──當下沉思---------香港視覺藝術系列(五)...彭武斌 編圖/撰文

香港一個漁村小島,發展至今天──環球性的商業、金融大都會,經歷了不少艱辛、冼煉的歲月。

香港藝術文化的成長,在過去百多年裡,明顯地經歷了"百年英國殖民"及"廿載回歸中國",中西文化雙揮影的歷史性變化。然而,香港當代視覺藝術發展歷程,是緩慢和循序漸進的。一八四二年鴉片戰爭至一九四五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香港位處中西文化交匯之地,不但享有中國豐碩的文化藝術傳統之本,亦夾雜西方現代文化之利,歷經百餘年來之不同藝術工作者,來去小島的默默耕耘,他們所寄寓的,是一種特殊中西文化中,所蘊釀出來的"美酒",其味,愈久愈醇。

承如,香港不少視覺藝術家,為這片土地,發表過較完整,俱創造性的藝術創作,反映了對這片土地的認同,及文化身份的思考。在中國傳統藝術與西方現代藝術之間,付諸藝術性之實踐與揉合,使香港現代視覺藝術兼容中西,發展出藝術俱創作審美的東西美學。 既承傳統,又能容新,達到一種承先啟後的現代感的美術創作。

上世紀六十年代是香港視覺藝術的現代運動的時代,聚集了後來在香港藝術視覺藝術界舉足輕重的人物,其中的領軍者呂壽琨居功彼大。其他包括王無邪、張義、韓志勳、劉國松等人。上世紀七十年代更湧現了一批後起之秀,包括周綠雲、靳埭強、梁巨廷、呂豐雅、夏碧泉、朱興華、徐子雄、謝江華、陳餘生、李靜雯、顧媚等等,大批現代感十足的視覺藝術家。

承如,男性為主的視覺藝術家王無邪則以傳統披麻、米點山石肌理皴法,再加上西方顏料漬染出豐富的畫面質感,營造出層層疊疊奇異的山色彩河(圖1:1979年 水墨畫「滌懷」)。另一方面,女性為副的視覺藝術家周綠雲(註1),卻以星雲組曲的大凡天的宇宙、小凡天的個體,透過內在之印象感受,天馬行空般,夢一樣的交織在其繪畫創作裡(圖2:1975年水墨畫「鐘」)。以及李靜雯的現代風格,簡約彩墨布幔式的山水風景(圖3:1974年水墨畫「仰」),把香港式的現代水墨抽象形式,與當代的西方畫作比較,可謂派頭十足。

可謂各家、各法不一,鼎足獨特的"香港中西混雜性"之視覺藝術創作。

上世紀六十年代是,香港視覺藝術發展的開端,一向以男性為主導之現象。及至七八十年代,漸趨成熟的香港當代女性視覺藝術家,以她們獨有的女性感性知覺,發揮在其藝術觸覺裡,有著彩虹般的創作視野──與香港現代視覺藝術自居的男性,平分秋色。

如今,香港現代女性主義視覺藝術,似乎在那中西夕陽漸去之餘輝之下,漸漸那氣勢如虹般的當年秋色減弱了,很難再復那些年,在她們的當代,平衡中西藝術之長短,發揮在各種領域的視覺藝術創作中,俱包羅萬有的嶄新視覺藝術語言,實屬可惜。

在環球藝彩領域裡,難找回那獨特視覺藝術,俱創見的一方,中西匯流的小島──叫"香港"。

註1:周綠雲(1924生於上海-2011澳洲去世) 是呂壽琨的學生和香港新水墨運動的主要藝術家之一(早年拜在趙少昂門下)。她獨特的弄紙探墨技法,靈感來自中國哲學的亦儒、亦道、亦禪,彼受她的老師呂壽琨的現代水墨繪畫影響,其創作出象徵生命力的現代抽象水墨畫。

彭武斌撰寫於葵芳金龍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