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三寶之天下行書"冠、亞、季"《蘭亭序,書法家王羲之作/祭姪文稿,顏真卿作/寒食帖,蘇軾作》.....彭武斌 圖/文編寫

書法三寶之天下行書"冠、亞、季"《蘭亭序,書法家王羲之作/祭姪文稿,顏真卿作/寒食帖,蘇軾作》.....彭武斌 圖/文編寫

中國書法,絕對是一種中國文人內在個性的表現,"書法"之起源來自象形文字,前人經過漫長歲月的文字形體改進,文字的演行由甲骨、大小篆、隸書、楷書、行書、草書及狂草,恰恰表現了書法不同時期的形格之魅力,這魅力正源於作者,透過毛筆沾煙墨寫在中國特有的宣紙上,而將內在之"懷情行操"表現出來。

正如,魏晉南北朝王羲之的蘭亭集序、唐朝顏真卿的祭姪文稿及宋朝蘇軾的寒食帖,前者的率性不羈、中者的耿直忠孝及後者的風流倜侃,正是作者內在個性的表現,造就了不朽的中國文字藝術,也因這種"情行操意"蹄造了寰宇群藝中至高的藝術典範。

蘭亭序,書法家王羲之所作(圖1)。
晉穆帝永和九年(353年)春天,王羲之與孫統承、謝安等41人[註1]在會稽山陰集會,為蘭亭集會,時作詩賦37篇,後輯為《蘭亭詩》。《蘭亭集序》為王羲之為《蘭亭詩》寫的序言。

王羲之以特選的鼠鬚筆和蠶繭紙,首先寫聚會盛況,描述環境--「茂林修竹、清流急湍」,「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之後筆鋒突變,格調轉為悲傷,寫人生短暫,然而他並不宣揚「人生無常」、「及時行樂」,而是斥了莊子的「一死生、齊彭殤」的論調。通篇語言流暢,不勉強藻飾、通俗自然,結合駢句、駢散,靈活自如,堪稱歷代名篇。

《蘭亭集序》共計324字,凡是重複的字都各不相同,其中「之」字有20多個,變化迥異,沒有一個相同,如有神助。王羲之酒醒之後,過幾天又把原文重寫了好多本,但終究沒有在蘭亭集會時所寫的好。

作為書法作品,《蘭亭集序》歷來被認為是經典傑作,有「行書第一」之稱。其書法飄逸流暢,如行雲流水而又筆力雄健。唐太宗得到真跡,即令虞世南、褚遂良、馮承素、歐陽詢等臨摹翻刻,分賜皇子、近臣,世稱「唐人摹本」。王書原本據傳已被唐太宗作為殉葬品,陸游因此感慨:「繭紙藏昭陵,千載不復見。」但唐太宗昭陵曾於五代時被溫韜所盜[註2],而被盜物品名單中並沒有《蘭亭集序》,因此一般相信《蘭亭集序》現存於唐高宗與武則天合葬的乾陵中。今存的摹本以「神龍本」最為著名。該帖共38行,324字,章法、結構、筆法都頗得原本神韻,被認為是最好的摹本。

祭姪文稿,顏真卿所作(圖2)。
祭姪文稿,全名「祭姪贈贊善大夫季明文」,為書法大家顏真卿所著,真跡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被後世譽為「在世顏書第一」。

唐朝天寶十四年(755年),安祿山起兵時,河北二十四郡紛紛瓦解,只有顏真卿的堂兄弟顏杲卿及其兒子顏季明守常山(今河北省正定縣西南),顏真卿守平原(今山東省陵縣)。

顏杲卿設計殺安祿山部將李欽湊,擒高邈、何千年。一時之間河北有17郡響應。天寶十五載(756年),安祿山叛軍圍攻常山,抓到顏杲卿兒子顏季明,藉此逼迫顏杲卿投降。但顏杲卿不肯屈服,還大罵安祿山,顏季明被殺。不久城為史思明所破,顏杲卿被押到洛陽,見到安祿山。顏杲卿瞋目怒罵安祿山,也被處死。顏氏一門三十餘口被害。

唐肅宗乾元元年(758年),顏真卿命人到河北尋得季明的頭顱,揮淚寫下了《祭姪文稿》一文,有23行,每行十一二字不等,共234字。元人鮮于樞跋語謂:「祭姪季明文稿,天下行書第二」,僅次於王羲之《蘭亭序》;陳深曰:「祭姪季明文稿,縱筆浩放,一瀉千里;時出遒勁,雜以流麗:或若篆籀,或若鐫刻,其妙解處,殆若天造 豈非當時注思為文,而於字畫無意于工,而反極工耶?」。

《祭姪文稿》曾經由宋宣和內府、元代張晏、鮮于樞、明代吳廷、清徐乾學、王鴻緒、清內府等收藏,現藏於台北故宮博物院。

寒食帖,蘇軾所作(圖3)。
寒食帖是中國宋朝蘇軾的墨寶,縱長34.2公分,橫長199.5公分。此帖以行草寫成,筆法自由,旁邊還有黃庭堅作跋。目前收藏在台北故宮博物院中。

《寒食帖》是蘇軾被貶黃州第三年(1082年)的寒食節,於東坡雪堂寫成,是平生最得意的作品之一,被稱為「蘇書第一」,書法家鮮于樞譽為繼《蘭亭序》、《祭侄文稿》之後的「天下第三行書」。清代同治年間,《寒食帖》為廣東人馮氏收藏,不幸遭遇火災,馮氏緊急撲救,在手卷下端留下了黑色火灼痕跡。後來《寒食帖》流入清宮收藏。

咸豐十年(1860年)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寒食帖》險遭焚燬,旋為民間馮展雲所得。馮死後為盛伯羲密藏,盛死後被完顏樸孫購得,1917年在北京書畫展覽會上展出。1918年到顏韻伯手中。1922年顏韻伯將《寒食帖》帶到日本,為日本收藏家菊池惺堂收藏,有內藤虎的跋。大正年間(1923年9月)關東大地震,東京都一夕之間毀於火災,菊池惺堂冒死搶救《寒食帖》,一時傳為佳話。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由王世傑購得,其子以高價賣給台北故
宮博物院。

註1.^ 《太平廣記》引《法書要錄》:「與太原孫統承公、孫綽興公、(公字原缺,據法書要錄補)廣漢王彬之道生、陳郡謝安石、高平郗罷重熙、太原王(王字原缺,據法書要錄補)蘊叔仁、釋支遁道林、並逸少子凝、徽、操之等四十一人,修袚禊之禮。揮毫制序,興樂而書。用蠶繭紙鼠須筆,遒媚勁健,絕代更無。凡二十八行,三百二十四字,字有重者皆別體,就中之字最多。」

註註2.^ 《新五代史•雜傳•溫韜傳》記載,後梁王開平二年(908年),「韜在鎮七年,唐諸陵在其境內者,悉發掘之,取其所藏
金寶,而昭陵最固,韜從埏道下,見宮室制度閎麗,不異人間,中為正寢,東西廂列石床,床上石函中為鐵匣,悉藏前世圖書,
鍾、王筆跡,紙墨如新,韜悉取之,遂傳人間,惟乾陵風雨不可發。」

彭武斌撰寫於沙田香粉寮 2012---(2018葵芳金龍,再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