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任俠一魚王── 陳法興---------香港視覺藝術系列(六)...彭武斌 編圖/撰文

香港最早、最專業、且科班出身的美術設計任俠

小時候第一次看到其大名,是透過香港電臺,電視部攝製的,實況單元劇集"獅子山下",劇集完結時,打出之字幕,各項製作單位,幕後主理之人名-------美術總監總是打著陳法興的寶號,從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至其退休,他都孜孜不倦地站在其任俠[圖1]的位置,得到其同業尊敬的地位,更深交朋友滿天下。

陳法興1939年香港出生,1961年香港理工專門學校,商業美術設計第一屆畢業生。1970年在香港教育電視,擔任美術主任,此期間,其得意之設計傑作,香港教育電視"etv"標誌,就是在其手中誕生,這個標誌沿用至今,仍沒有人能另作新意來取替,只有在其設計上作小小的改動,可見其設計原創之功力。

1977年在香港電台電視部,擔任美術總監,負責電視部及播音部一切節目的美術製作;作品有獅子山下、鏗鏘集、香江歲月、法門、 識多一點點、百載爐峰、警訊、性本善、頭條新聞、同一天空下、聽歌學英文等等電視節目。廣播部之十大金曲、太陽計劃、香港江暖流慈善歌唱晚會之戶外節目的美術製作。同時亦負責教育電組所有製作,例如教育電視學生手冊插圖、動畫設計製作、佈景設計、獎品設計及教具設計等等。

陳法興才情橫溢且多才多藝,青年時除從事本業美術設計工作外,其對國畫、書法、山水花鳥、人物情有獨好,先跟隨國畫大師萬一鵬[註1]老師門下習畫十八年,其後更跟隨水墨畫大師丁衍庸[註2]老師門下習畫。前者引導其全面認識國畫山水花鳥人物各方面的全面覽觀。後者影嚮其獨樹一幟的作畫畫風。

但是,其最難得的是,他能跳脫,兩位老師的影響,不會成為他們的影子畫家,其聰明在於選擇老師,前者萬一鵬老師之傳統書法、山水花鳥人物、篆刻、竹刻、獨創之指畫樣樣皆精,均能提昇其國畫傳統方面之造諧,但是,他又怕自己一頭跳進傳統,是其個性不容的,必須找其平衡點,正好丁衍庸老師填補他這方面的需要。丁衍庸老師早年習西畫,且兼理書法、山水花鳥人物、篆刻,樣樣超脫,中西共冶於一爐,助其冼煉出,日後別開生面的繪畫風格。

另外,"好玩"是其任俠的本性,只要其專注的,他都能把玩至得心應手,攝影就是他終身不倦的藝事,可以說他機不離身,從上世紀七十年代初,大大小小只要其知道的藝術活動,他都義務拍攝記錄,好像一位藝壇史官般,用相片訴說香港藝壇歷史。在這方面,其得獎無數,他最喜歡的一張"鏡中玄緣",是其偶然的佳作。上世紀八十年代他更被邀請參與大嶼山,大佛興建拍攝記錄之佳事,歷時數年,佛光觀照下,據他說,在其中一次拍攝中,不小心失足,由高處跌落至大佛蓮花蓬,奇蹟般地沒事。這就是其傳奇之佳話。

其個性豁達、率性、樂觀,被人稱為「魚王」,自然是與魚有緣!他笑稱自己喜歡釣魚,甚至每餐無魚不歡,但最重要的,還是他所畫的魚,不論是鯉魚、雞泡魚、金魚,全都栩栩如生,令人歎服。他總是抱著"人生得意須盡歡"的寫照,以魚來歡人歡己。原來最初,為慈母與魚結緣,「魚王」選擇畫魚,是為了討好母親的歡心,小時候他已經常在家畫"公仔",最初喜歡畫老虎。新年時,他貼滿了一屋的老虎畫,母親見了便說,虎與『苦』同音,不好意頭,叫他把畫撕下來。之後他改畫魚,誰知母親見了很歡喜,說魚代表『年年有餘』、『如意吉祥』,後來更叫他畫年畫貼在家中。於是自9歲開始,他就經常畫魚。

任俠魚王今年70多歲,算一算他畫魚也60多年,魚王之號,當之無愧!不要小看他畫的魚,遠可追溯至明末清初的朱耷八大山人[註3])水墨畫中一魚的深韻妙境,近可比美其老師丁衍庸的水墨畫的魚,重書法之線條,虛與實、濃與淡、輕與重、快與慢、乾與濕之間,盡顯他在兩位老師中,所磨煉出來的功力。每每在他寥寥數筆間如庖丁(廚師)解牛,魚的結構瞭如指掌,其水墨畫下的魚就栩栩如生地活現在眼前。

我們要了解其魚的簡筆線條,也可從其以書法般的線條畫的人體寫生,以及巨幅的水墨人體創作更顯其筆墨之功力。他書法如其人,任俠率性般之自由自在,不拘小節般地筆走龍蛇間,筆到就墨到,字的意韻與字的逸形,便雙雙時濃與時淡地呈現於其筆下。若果我們再細觀,其水墨畫所寫的字,他都喜歡用濃色沾濃墨來下筆寫字,其自稱為"彩墨書法",可以說,這是其獨特的書法風格之表現形式。

近年,任俠魚王大病初瘉晃如隔世,他自覺現在每天都是賺回來的,70多歲的他一向予人"老頑童"的感覺。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經常以一身七彩衣服、Cap帽、墨鏡的打扮現身各大畫展。他近年更投入出位的行為藝術,予人遊戲人間的感覺。但在訪問期間,問其最遺憾的事情,就是未能目送丁衍庸老師最後一程,更憶起其與丁衍庸老師永別前一晚,老師提筆小作水墨一張上的提字"竹外桃花兩三枝"。正正這"兩三枝",他希望能在其創作上更上一層樓,也如老師般成就別樹一幟的"兩三枝" 。

註1.^ 萬一鵬 ( 1917-1998年) 字嘯雲,上海市嘉定人,幼承家學,乃父雅堂先生,?一代雕竹名家,家藏書畫碑帖極豐,少時耳濡目染,每喜塗抹臨摹,終日不倦;一九四九年南遷香港。 一九七三年受任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講師,七五年參加美國耶魯大學主辦「當代名畫介紹」運往美國十大名校巡迴展覽。八二年又推出新作,假香港大會堂展出,連接四天,觀者潮涌。一 九八四年移居加拿大之愛明頓。先生于一九九四年十月在溫哥華辭世,遺作由後人編輯成?,于二O一O年出版。(可參考綱頁:http://www.wanyipeng.com/introduction.asp)

註2.^ 丁衍庸( 1920-1978年),字叔旦,又名鴻。廣東茂名人。十八歲獲廣東省政府保送日本留學,就讀東京美術專門學校 (即今東京藝術大學) 西洋畫科。一九二五年返國,從事美術教育工作。一九四六年任廣東省立藝術專科學校校長。一九四九年移居香港。一九五七年創辦新亞書院藝術系,中文大學成立,任教於藝術系多年。丁衍庸先生早年研習西畫,醉心野獸派的作品。有人稱之為『東方馬蒂斯』。後鑽研中國畫,傾情於八大山人。其畫作講求變形、構圖以及線條,再加入西畫的色彩效果,變成一種極具個人面貌的風格。

註3.^ 八大山人(約 1626年 -約 1705年 ),名 朱耷(噠音) ,譜名統(上"林"下"金"), 明末清初江西南昌人,為南昌寧獻王朱權九世孫,著名書畫家,清初畫壇"四僧"之一。明滅亡後,國毀家亡,心情悲憤,落發為僧,法名傳綮,字刃庵。通常稱他為朱耷,這是庠名,但這個名字用的時間很短。晚年取八大山人號並一直用到去世。其於畫作上署名時,常把「八大」和「山人」豎著連寫。前二字又似「哭」字,又似「笑」字,而後二字則類似「之」字,哭之笑之即哭笑不得之意。

彭武斌撰寫於沙田香粉寮 2012---(2019葵芳金龍,再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