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間地獄邊沿創作的特使 Jimmie Durham (註1) ……彭武斌 圖文/編撰

無間地獄邊沿創作的特使 Jimmie Durham (註1) ……彭武斌 圖文/編撰

二十世紀,藝術文明可能是,走向神經失調,且失控的狀態………人們常以各色各樣、千奇百怪的方式,以叛逆、來抗衡常規之傳統,巔覆以往過時的創作,在其審美上的意義。

當藝術文明走至末路,那些一切創作所呈現之「無常事物」的作品,勝於以傳統感覺,來敘述時。創作者會以強烈的個性,排斥美學上之常規意義的一切具象藝術,而以破壞極至,再無定向,由無間邊沿的…"即鮮活又噁心"…為其創作之活路。

Jimmie Durham 相信,重塑未來的新鮮事物,須經無間地獄的特使來把關。

所謂作品…「無間的叛逆藝術,內涵表達沒有,人性表現沒有,形成觀念沒有,充其量只是一個視覺上存在之物」讓傳統美學真空,將傳統的吐出宇宙之外,以無意義、無常態、無有無,重定新的"藝術美學價值"觀念。

註1:意大利威尼斯國際雙年展 Venice Biennale 2019 金獅終身成就獎 Lion Award,由美國雕塑、行為、跨媒體藝術家 Jimmie Durham 獲得。其作品,提供各種閲讀的可能性;讓傳統美學真空,將傳統的吐出宇宙之外,以無意義、無常態、無有無,重定新的"美學價值"觀念。

彭武斌撰寫於葵芳金龍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