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心行走、停留、創作,永不言休的畫者── 謝江華---------香港視覺藝術系列(八)...彭武斌 編圖/撰文

從心行走、停留、創作,永不言休的畫者── 謝江華[註1]---------香港視覺藝術系列(八)...彭武斌 編圖/撰文

我行我素的繪畫奇芭
香港一個漁村小島,發展至今天──國際性的商業都市,經歷了不少艱辛、冼煉的歲月。

然而,香港當代繪畫的藝術發展歷程,是緩慢和循序漸進的。一八四二年鴉片戰爭後,香港位處中西文化交匯之地,不但享有中國豐碩的文化藝術傳統之本,亦夾雜現代西方文化之利,歷經百餘年來之不同藝術工作者,來去小島的默默耕耘,他們所寄寓的,是一種特殊中西文化中,所蘊釀出來的“美酒”,其味,愈久愈醇。

香港當代繪畫的創作,其繁雜、紛沓的表現手法,的確難以用中國傳統或西方現代繪畫藝術的概念標準來評述。

承如,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劉國松[註2]以,拓墨理肌及拼貼紙本的手法,經營其星星、月亮、太陽及宏宇太虛,巧妙地夾中混西,來表達其新穎的藝術構成。王無邪[註3]則以傳統披麻、米點山石肌理皴法,再加上西方顏料漬染出豐富的畫面質感,營造出層層疊疊奇異的山色彩河。可謂各家、各法不一,鼎足各立的“香港中西混雜性”之繪畫的創作。

不過,在這種中西混雜性之繪畫的氣氛裡,亦有少數我行我素的繪畫奇芭──謝江華。

從上世紀六、七十年代,謝江華其繪畫之路,十年如一日,從心行走、停留、創作,是個永不言休的畫者。過往,其隨教學外,餘下的時間便是旅遊、創作。創作可說是其生命中最重要的選擇。無時無刻,他都在使用,任何可用的素材作畫,從心出發創作。

近年,其自述在紙上之痕跡:「我較喜歡以不同種類的顏料,例如壓克力彩、箱頭筆、蠟筆和水粉繪畫於雜誌、報紙或畫紙等紙張上,並嘗試以拼貼模式進行創作,各幅作品均取材於旅行寫生及身邊的事物,藉此表達內心對外界事物的不同感受。」

回歸“稚趣豐逸”的──心靈繪畫
某天,當我走進謝江華的小畫室,聽到唯一的聲音,是其收音機,調校在古典音樂頻道,播放著悅耳之古典音樂。他作畫時,似乎,將其內在之造形與外在之音韻結合,相互表現在其畫面的色彩與造形裡。

其繪畫創作,不在是完成後的滿足感。而是,著重於創作的過程,其不斷不斷的塗塗畫畫,每一幅新的、舊的畫作,每時每刻,正待其從心地、不停地反覆回想、反覆修改,在畫面上達至最佳之“有意味的”感覺。一種從心冼煉的創作。似乎不再受,任何派別、任何手法來表現的影響,回歸“稚趣豐逸”的──心靈繪畫。這種“稚趣豐逸”的──心靈繪畫。

好比在西班牙原始山洞的壁畫,流露著原始熱情奔放的“心海圖騰”之美物,所孕育出的“原始造形畫作”。它是最耐看、最美的造形畫作。好的造形畫作,可奈得起時間長河的考驗,愈久愈耐看。

好的造形畫作,內裏包含了一種用文字、說話難描述的“有意味的”感覺。此“造形”是無常的,靠不住的,好的詩文、書法、繪畫、音樂、雕塑、器物等造形的永恒,乃是在其背後的“象”,象隨形而生,不隨形以俱滅。所以,如其“心海圖騰”,是通過觀察萬物的外在的形像,隨外像產生──內在裡的“意”,再通過思想,進而產生──心思裡的“意象”,意象在形之先,必須達到胸有成竹後,才能造形、繼而抒發感情。

心靈具象的創形者
好的畫者,是懂得如何通過外在的形像,隨心所慾地以“心象”來表達其內在裡的“意象”,其個人之創造形的形式,能從其隨心自由奔放的作品中彰顯出來──這就是他的風格。他的風格──所謂“境由心生,畫由意造”。無論中西造形繪畫藝術創作,都必須立意,能
達意的才是好畫,若能意味無盡,耐人尋味者,當然更是上乘之作罷了。

欣賞謝江華的畫作,都必須如觀看書法般,從其書法之運筆,而知道其人。所謂「書者,散也。」“散”,即是「任情恣性」,故好的書法和繪畫,實為抒情的藝術。正唯「放意」,故必抒情,放意與抒情之互動,自然可以達到產生“參差心靈之美”──才能就造其“心靈具象的創形者”之勢態。

註1.^謝江華1938年生於廣州,1963~65年就讀於澳洲墨爾砵葛爾菲工藝學垸。先後任教於柏立基教育學院及葛量洪教育學院藝術系高級講師。
註2.^劉國松(1932年4月26日~),台灣畫家,祖籍山東青州,父親在八年抗戰中犧牲,初中畢業後,報名進入國民革命軍南京遺族學校就讀。1949年隨國民政府來台,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附屬高級中學畢業,1956年畢業於師大美術系,隨即發起創立五月畫會,掀起現代藝術運動,倡導「中國畫現代化」,終身以建立中國繪畫新傳統為己任。
註3.^王無邪,BBS(1936年~),原名王松基,生於廣東省東莞太平鎮,香港作家、畫家。二戰之後來港定居。1958年參與創立現代文學美術協會。1960年主持第一屆香港國際繪畫沙龍,1961至65年赴美留學,攻讀藝術課程,返港後任職於香港中文大學、香港博物美術館、香港理工學院。後來移居美國,先住在新澤西州,又搬到紐約。1985年任教於美國哥倫布美術及設計學院,現為香港藝術館、一畫會、視覺藝術協會名譽顧問。王無邪在五十年代中期,從美術進入詩歌創作,是香港現代詩最早的倡導者之一,並曾被稱為香港詩壇「三劍客」的一位。他曾與葉維廉合辦《詩朵》,與崑南合編《新思潮》、《好望角》,但未曾把詩作結集。

彭武斌撰寫於沙田香粉寮 2012---(2019葵芳金龍,再整理)

香港視覺藝術系列

香港視覺藝術系列 (一)
http://www.pixelbread.hk/artreview/2016-03-20-1817
香港視覺藝術系列 (二)
http://www.pixelbread.hk/artreview/2017-03-23-1536
香港視覺藝術系列 (三)
http://www.pixelbread.hk/artreview/2017-08-07-0828
香港視覺藝術系列 (四)
http://www.pixelbread.hk/artreview/2018-06-22-1256
香港視覺藝術系列 (五)
http://www.pixelbread.hk/artreview/2018-08-15-1525
香港視覺藝術系列 (六)
http://www.pixelbread.hk/artreview/2019-01-09-1822
香港視覺藝術系列 (七)
http://www.pixelbread.hk/artreview/2019-05-05-1319
香港視覺藝術系列 (八)
http://www.pixelbread.hk/artreview/2019-08-16-1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