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非常的中國長卷繪畫──韓熙載夜宴……………………彭武斌 圖文/編撰

現代非常的中國長卷繪畫──韓熙載夜宴……………………彭武斌 圖文/編撰
中國古典視覺藝術系列 (六)

中國長卷繪畫
中國的長卷畫,觀者與畫卷的內容,不可能在同一時間內完全一覽全貌,必須透過長卷畫中,特有的展與收的形式來觀覽長卷畫的視覺空間。觀者右手收合著畫卷過去的視覺,左手展放著未來的章節,收與展之間,約莫是一公尺,如兩手張開之左右間的距離。

這一公尺的時空,在過渡的展與收的空間裏,時而過去、時而現在、時而未來,有著敘述時間與空間的起、承、轉、合。長卷畫中每段視覺空間可以固定欣賞,也可盡展、收覽卷畫的始末。奔馳在自由的時空視覺裏。展現獨具一幟的立體鈙事的視覺時空觀念---------恰似過去、現在、未來收合在長卷畫的表現形式中,使敘事的時間與空間,在每次收合的欣賞過程中,展現著視覺時空無限的變化。

中國長卷畫有著中國章回小說、戲曲的編章分節的撰演故事,也好似如現代的電影,以剪接鏡頭拍攝的影像、來敘述不同時間空間的敘事方法,可以說長卷畫的魅力是現代非常的。

導言:《韓熙載夜宴圖》
五代 顧閎中 絹本 設色 縱28.4厘米 橫335.5厘米
顧閎中,生卒年不詳,江南人,五代時期南唐畫院畫家。專長人物,善寫神情意態,用筆圓勁,設色濃麗。元宗、後主時任畫院待詔。《韓熙載夜宴圖》為古代人物畫傑作,也是顧閎中唯一的傳世作品。

畫卷上的紙醉金迷
這幅作品以連環畫形式,共分五幕(註 1),五幕連環組畫放在一起,組成了一幅完整的夜宴圖,把我們帶入了南唐貴族的奢靡而神秘的夜生活。

每一幕以屏風為自然分界來展現夜宴的場面。從畫卷來看,韓熙載的夜宴排場很大,此畫卷中有名有姓的就有四十余人,多數都是社會名流。頭戴高帽者(右三)就是全畫的中心人物韓熙載。《賞樂》出自第五幕,畫面上的韓熙載一人坐在椅上,袒胸露腹,揮扇靜聽五位女伎吹奏,其間只有一位男子打響板助興。演奏者表現得投入認真,但端坐在椅上的傾聽者韓熙載卻顯得心不在焉。

這幅作品刻畫真實細緻,形象生動傳神,具有極高的歷史價值和藝術價值。作品中的人物具有肖像畫的特點,在場面的安排上非常注意細節的安排,構圖佈局巧妙。它真實地刻畫了政治上不得志的韓熙載縱情聲色的生活。

韓熙載其人
畫中的韓熙載(907-970),是一位頗有遠大政治抱負的政治家,具有多方面的才能,詩文書畫乃至音樂,無不通曉。祖籍北海(今山東),字叔言,後唐同光中(924)考中進士。後因父親韓光嗣在政治紛亂中被殺,韓熙載投奔江南吳國。西元937年南唐李昪時,任秘書郎,輔太子於東宮。李璟時,遷吏部員外郎,史館修撰,兼太常博士,拜中書舍人。李璟繼位後,拜韓熙載為虞部員外郎、史館修撰兼太常博士,後被貶官。

西元961年後主李煜繼位後,北方趙匡胤建北宋,很快統一了北方。而此時的南唐國勢進一步衰微,李煜不思救國圖強,終日沉溺于酒色,高談佛理,賦詩作畫。

韓熙載歷三朝、事三主,自然會捲入宮中黨爭權鬥,所以官運也是起起伏伏。至李煜繼位,南唐搖搖欲墜,宮中黨爭日甚。為了避禍,韓熙載跑到中華門外的戚家山裝病不出,以聲色自娛來"避國家入相之命",過著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糜爛生活。

傑作原從"偷窺"出
韓熙載可謂家財頗豐,除了每月豐厚的俸祿收入外,由於他文章寫得極好,文名遠播,江南貴族、士人、僧道載金帛求其撰寫碑碣的人不絕於道,甚至有以千金求其一文者,加上皇帝的賞賜,遂使韓熙載成為南唐朝臣中為數不多的富有之家。正因為韓熙載家富於財,所以他才有條件蓄養伎樂,廣招賓客,宴飲歌舞。家財耗盡後,仍未有所改變,每得月俸,就散于諸伎,以至於搞得自己一無所有。每到這個時候,他就會換上破衣爛衫,裝成盲叟模樣,手持獨弦琴,敲敲打打,逐房向諸伎乞食,大家都習以為常。

南唐後主李煜為了對其進行規勸,便派遣畫家顧閎中潛入韓家窺探,用"心識默記"的方法畫下了這幅《韓熙載夜宴圖》卷。據說李煜曾把這幅畫拿給韓熙載觀看,希望其能節制放蕩的生活,以國事為重,結果"熙載視之安然",依舊我行我素。韓熙載在69歲那年病死。後主李煜聽到韓熙載的死訊後,大哭一場,但他因何而泣,沒人知道。從時間上看,送走了韓熙載,李煜的日子也不多了。

世紀末的狂歡(圖) 不朽的連環古畫
《韓熙載夜宴圖》是以南唐中書侍郎韓熙載的生活逸事為題材繪制而成的長卷。這幅畫的構思十分巧妙,全畫可分成五個段落,每段以古代室內常見的裝飾性家具屏風相隔,又以屏風相連,使前後連續而又相互獨立,以表現在時間序列中展開的事件。

註 1:
第一幕:"聽樂"
長卷畫的第一段是"聽樂"。好一幅熱鬧的夜宴歌舞的場面:侍女剛剛點燃了紅蠟燭,楠木的幾案上放滿了各色酒菜瓜果。畫面中那位長臉美髯的男子就是主人公韓熙載。他與眾嘉賓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傾聽教坊司李嘉明的妹妹彈琵琶。臥榻另一頭的紅衣狀元郎上身前傾,已聽得入神。值得注意的是屏後一女,也擠進來欣賞,一手扶著屏風,偷偷地會心而笑。想必是樂曲奏到了極佳之處,從人們的表情中似乎可聽到珠落玉盤的聲聲琵琶。
第二幕:"觀舞"
長卷畫的第二段"觀舞"。夜宴到達了最高潮。韓熙載的嬌小輕盈的寵妓王屋山無疑成為了今晚最亮的一顆明星,她身著窄袖藍色長裙,隨著鼓樂聲跳起當時很流行的六么舞。白居易曾有"六么水調家家唱"的詩句,說明這種舞在當時非常流行。據王國維考證,六么舞是以手袖為容,以踏足為節拍的。畫面中,韓熙載敲擊紅漆羯鼓助興。韓的門生舒雅手按拍板,應著節奏,敲打著拍子。幾乎所有人都在觀看歌舞,惟獨一位僧人不敢正視舞者,他是韓的知心好友德明和尚,耳聞歡歌笑語,表現出一種尷尬矛盾的心理。
第三幕:"休憩"
長卷畫的第三段"休憩"。午夜將至,韓熙載與四位女伎圍坐內室榻上休息,一侍女手捧水盆侍候,韓洗手的動作很舒緩,另有兩侍女正在準備樂器,添換茶酒,這一切似乎表示宴會的結束。
第四幕:"清吹"
長卷畫的第四段"清吹"。顯然,夜宴的節目還沒真正結束。韓熙載袒胸露腹,微搖絹扇,身上披著一件白色寬衣,悠然地盤坐於胡椅上,神情閑散雅逸。身邊有三位女子隨侍,五位樂伎神情閑雅地坐成一排吹奏簫笛,畫面的一角另一男賓站在屏風旁,回首與屏風外的女子竊竊私語,把觀者的目光又引入了下一個畫面。
第五幕:"宴歸"
長卷畫的第五段"宴歸"。曲盡人散夜未央,賓客們意猶未盡,有的與女伎一訴衷腸,有的則擁著女伎悄聲說話。韓熙載重衣黃衫,復執鼓槌,端立正中,默默地凝視著。五幕連環組畫放在一起,組成了一幅完整的夜宴圖,把我們帶入了南唐貴族的奢靡而神秘的夜生活。

彭武斌撰寫於沙田香粉寮 2012---(2019葵芳金龍,再整理)

中國古典視覺藝術系列

中國古典視覺藝術系列 (一)
http://www.pixelbread.hk/artreview/2016-04-14-2128
中國古典視覺藝術系列 (二)
http://www.pixelbread.hk/artreview/2016-04-17-2241
中國古典視覺藝術系列 (三)
http://www.pixelbread.hk/artreview/2016-04-21-1212
中國古典視覺藝術系列 (四)
http://www.pixelbread.hk/artreview/2018-04-04-2350
中國古典視覺藝術系列 (五)
http://www.pixelbread.hk/artreview/2018-08-29-1857
中國古典視覺藝術系列 (六)
http://www.pixelbread.hk/artreview/2019-08-20-1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