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的恐怖,預示了後世的酷刑————偉大的畫家…“法蘭西斯高.哥雅”………彭武斌 圖文/編撰

時代的恐怖,預示了後世的酷刑————偉大的畫家…“法蘭西斯高.哥雅”………彭武斌 圖文/編撰

法蘭西斯高•何塞•德•哥雅-盧西恩特斯 (Francisco Jose de Goya y Luciente, 1746-1828),西班牙浪漫主義畫派畫家,也是西班牙皇室的宮廷畫家。

哥雅生活在混亂的時代,經歷了不尋常的騷動、不安。他目睹當時社會上,權貴的昏庸、教會的專橫、人民的悲苦及愚昧之社會種種的弊病與不公。在他中年時期,更飽受失聰之疾患,使他的心境產生了變化。開始探索生命的無常、人性的幽暗。至此,哥雅的作品,不再洋溢著皇室的宮廷歡愉的氣氛。舉凡政治、社會、戰爭等主題,多以直接、不加任何粉飾的表現手法,將黑暗、醜陋、殺戮的場面描繪出來,特別展露出與社會緊密切性的關係,這在19世紀寫實主義產生之前是難能可貴的。

例如1808年發生了拿破崙入侵西班牙,哥雅當時仍留在西班牙,而這戰爭對他影響很大。哥雅沒有公開發表他的評論,不過於1814年創作了《1808年5月2日》和《1808年5月3日》【圖1】(註2)兩幅油畫,用色尖酸刻薄,一反其以前和諧的顏色。在西班牙藝術裏,與畢卡索的《格爾尼卡》(註2) 這兩幅雙連畫被認為是黑色繪畫悲劇性作品的巓峰之作。

他對人性黑暗面,通過畫作《農神吞噬其子》【圖2】(註3)描繪的是羅馬神話中,農神為了防止自己的子女推翻自己的統治,將孩子一個個吃掉的故事。但描繪的農神薩坦類似魔鬼,活靈活現地在吞噬一個成人。如煉獄的描繪,而是充滿著詭譎、怪異的畫面。故在哥雅的作品中,可發現哥雅不斷地從批判的角度,揭露社會種種的醜陋現象,藉以表達對社會的關心與熱忱,是此類型藝術創作中的先鋒。也預示了後世創作的典範。

多位藝術評論認為,哥雅堪稱為現代藝術之父----他的風格到最後,竟趨於印象派的初始形式。他對十九世紀法國繪畫的影響很大,尤其是馬奈﹝Edouard Manet﹞。因此,哥雅被西方譽為古代大師的延續,現代繪畫之開創者。

總的來說,社會的脈動成為哥雅創作的靈感來源。相對地,社會的變化也影響哥雅的創作表現。換言之,哥雅在畫作中的批判精神,源自社會的動盪與紛亂,因而顯示出嚴肅、黑暗和憂傷的氛圍,已不是他早期作品皇室的宮廷畫家之明亮、輕快。後期的哥雅畫作,所表達的是「藝術是社會的產物」。

註1:
《1808年5月3日 》(西班牙語:El tres de mayo de 1808)是西班牙畫家弗朗西斯科•戈雅於1814年之作品,描繪早期西班牙半島戰爭的情境。一八零八年戰爭揭幕,由販夫走卒的烏合之眾對抗拿破崙的皇家軍隊;因為有這場戰爭,才有兩百年後戰爭時代的哥雅。但這次展出絕非為了紀念戰爭的榮耀。「對哥雅來說,戰爭是場大災難,不僅對他的國家,也對他帶來衝擊,造就他啟蒙思想的形成。」 你可以看到一個身穿白衣的游擊戰隊員,在一名法國步槍隊士兵槍口下恐懼地高舉雙臂。 這是反戰肖像畫中的經典,常被解讀為十九世紀仿聖經中屠殺無辜的主題的慘忍行徑。而法軍鮮藍色的制服和西班牙民兵部隊赭色滿佈塵灰的長褲形成鮮明的對比。

註2:
《格爾尼卡》(西班牙語:Guernica)當時西班牙內戰中納粹德國受弗朗西斯科•佛朗哥之邀對西班牙共和國所轄的格爾尼卡城進行了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地毯式轟炸。當時畢卡索受西班牙共和國政府委託為巴黎世界博覽會的西班牙區繪一幅裝飾性的畫,從而催生了這幅偉大的立體派藝術作品。作品描繪了經受炸彈蹂躪之後的格爾尼卡城。

註3:
《農神吞噬其子》(西班牙語:Saturno devorando a un hijo),是西班牙浪漫主義畫派畫家法蘭西斯科•哥雅(Francisco José de Goya y Lucientes)的一幅名作。該作是哥雅晚年所繪製的《黑色繪畫》系列中最為著名的一幅,以陰暗恐怖而聞名。畫中是羅馬神話中的農神薩圖爾努斯為了防止兒子們奪權鬥爭而將他們全部吃掉。

彭武斌撰寫於葵芳金龍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