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中擁抱自由:《不雅》觀後感

節目名稱︰《不雅》
演出單位︰一條褲製作
地點︰胡胡研習室
時間︰08/06/2020 16:00
藝術類別︰戲劇

近來,因爲疫情關係,不少藝文表演改爲在網上平台以免費直播形式進行,可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但是,也許足不出戶已久,作爲觀衆的我還是懷念親身到劇場看表演的日子。而數天前,我終於能外出觀賞一條褲製作的《不雅》讀戲劇場,雖然基於禁聚令其終究只能在排練室舉行,然絲毫不減表演之精彩 —— 以此作爲多月後重回劇場看的第一個作品,我其實很是滿足。

和不少【讀癮起】系列所演讀的劇作一樣,《不雅》(Indecent)亦是一外國翻譯劇。由美國編劇 Paula Vogel 寫成,《不雅》以美國劇壇真實歷史案件為藍本,透過講述猶太裔編劇 Sholem Asch 的《復仇之神》在歐美從巡迴上演到被禁的崎嶇經歷,對文化身份、民族歷史敘述等議題進行了深刻的反思。之所以形容《不雅》為反思性極強的作品,實因在演後座談會時受其中一位演員的分享所啓發,使我意識到此作當有一很嚴密的邏輯結構:從故事中的編劇Asch 透過《復仇之神》一劇反思猶太民族的敘述空間(Asch 以猶太作家的身份在劇中描寫了兩個女子愛慕之情,而在那同性戀仍是禁忌的年代,此舉曾被其他猶太人批評為污衊自己民族的形象),到《不雅》的編劇 Vogel 透過《復仇之神》被禁的經歷反思20世紀美國劇壇乃至社會的發展(《復仇之神》在美上演時屢經刪減、後終因猥褻罪被禁,Asch 又在白色恐怖下接受非美活動調查委員會的審訊)—— 不論二者所展示的是被壓迫或壓迫他人的面貌,其均涉一個民族或國家不欲面對的歷史内容。因此,《不雅》所體現的重重「損害民族感情」思想,倒象徵了其反思自身民族或國家歷史的勇氣,而此又與全劇的終極要旨 —— 藝術自由一脈相承。

在《不雅》的尾聲,編劇 Vogel 呈現了留在美國的 Asch 和部分回到波蘭的劇團成員的歷史結局,後者在二戰時被納粹軍拘捕、送進毒氣室殺害,前者則為民族大屠殺的陰影和當時社會的白色恐怖所折磨,一改年輕時無所畏懼、鬥志昂揚的心態而變得世故憔悴。但在悲慘的歷史命運之上,編劇又以示現《復仇之神》裏那對打破世俗枷鎖的戀人擁抱、所有人手牽手在歡快音樂下跳舞作結,實體現了編劇强大的藝術信仰 —— 就像魯迅在《藥》中為夏瑜墳上添加的一圈紅白的花般,此結尾亦是為置身於殘酷現實的人們帶來一種美好的盼望吧。在藝術世界,相信我們仍能找到人最後一片思想能自由馳騁的空間,至少目前仍是如此。

最後,記下一句看劇時憶起的王爾德名言:“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a moral or an immoral book. Books are well written, or badly written. That i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