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是一種選擇

Imogen, from Shakespeare's 'Cymbeline', act III scene VI, 1803. © The Trustees of the British Museum.

「甚麼事都可以發生,但在乎您抱持怎樣的態度面對。」「喜、怒、哀、樂,都是您的選擇。」但情感真是一種選擇?

某人去世了,有人對此悲愴莫明,談起這事都禁不住流淚,但也有人無動於衷。我想起那齣法國電影,說是一個男人獻給他生命裡所有愛過的女人的。開場時這個男人死後快被下葬了,墓穴經己掘好,儀式一切準備就緒。電影以平行剪接,寫他生前跟他有一手的女子們紛紛放下工作,換上黑裙,穿上黑高跟鞋,匆忙而又輕鬆地趕赴喪禮。她們臉上沒有一絲憂戚,像去見客,情感顯然沒有剩下幾滴。感情事不能勉強吧,我們都曾奇怪地對某些人刻骨銘心,對某些人無甚感覺,雖然跟他們都曾渡過親密且快樂的時光。

情感也有哲學,哲學家就此亦爭拗至今。已逝世的美國哲學家Robert Solomon是我的摯友,他的情感哲學論便很具爭議性;以下是他一些代表性的意見:情感並非經常被感覺到的,甚至不被意識;情感具意向性,可以被陳述;有些情感明顯地對應著身體的變化,並可藉這些變化論憤怒、悲傷、歡快或狂喜;情感跟主體的期待,關係密切;情感引導行動,而且非常直接;我們有時可以控制情感,有時不可以;情感是心靈的整體狀態,它由信念及欲望所牽引,由身體變化及行動來連接…。

我同意情感跟信念悠關。我怕小強,認為那是天公地道的,特別是那些在雷電交加中張牙舞爪,會飛的小強。但我的幫傭十分勇敢,常常在我面前徒手捕捉小強,並對著我笑,以展示她的優越。我想理由還有一個;我以為小強鋒利的嘴和爪會傷害我,而她卻認為牠沒有這個能力。更重要的前提是我真的懼怕小強會飛撲我身;我愈介意此事,我愈會尖叫和情感失控;情感跟我是否在意有直接關係。因此人們特別喜歡提到尷尬、生氣、老羞成怒,感激流涕、痛苦、難堪、嫉妒及失望等例子。

一個人愈緊張愈在意一些將會發生的後果,對事情愈會七情上面並且不能自已。愈緊張面子的人不能容許尊嚴受損,也愈在意家人是否出席自己的生日會;箇中的理由許多時都不被真正意識,且沒有人摸得著頭腦。長者對自己身體大不如前的憂慮和缺乏信心,便造成了暴躁或過分反應,這都可能被當事人徹底否認。如果說情感是一種選擇,它首先是一份判斷力。「我認為」此人對我不遜;「我認為」這個地方的人不守規則;「我認為」在伴侶死後我一定不能適應生活……;因而憤怒、恐懼、暴躁、悲傷……。如果情感能透過自我說服、理性分析,酙酌客觀現實作出合理的判斷,它在這個意義上,便也是一種選擇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