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語愛情 - 如何道出愛情中最深邃的情感

如今是一個用琅琅上口的流行曲抒發情感的時代。我們總有一首歌,去唱頌的暗戀、熱戀、或失戀。殊不知,流行曲中句句為人歌頌的,早能在詩歌中覓得端倪。省卻旋律,省卻伴奏,省略一切娛樂助興元素,詩歌呈現的,永遠是最原汁原味,最掏心挖肺的戀愛事情。

【思慕在意象裡玩躲迷藏】
有人說,詩人有著一顆比任何人都要敏感的心,能夠將人類內心最深邃的情感,幻化為文字。詩的畫面蘊涵朦朧美,有如明月夜裡,月桂樹伸出枝椏,輕輕捧起皎月灑下的柔柔光點。當見證詩的語言,碰上千百年來叫每個男男女女肝腸寸斷、魂牽夢縈的情感——愛情,你很難不被詩的那股無以名狀的力量所撼動。詩一直用矛盾但美麗的濾鏡,含蓄、慧黠、奔放又盲目地,凝住愛情中的一切甜蜜、癡纏、苦澀、怨懟。

如果能在開滿了梔子花的山坡上∕與你相遇∕如果能∕深深地愛過一次再別離∕那麼 再長久的一生∕不也就只是∕就只是∕回首時∕那短短的一瞬
  ——席慕蓉〈盼望〉節錄

如果你用詩人的眼睛去看世界,你會發現一花一草、一星一月,都滿載著往昔和戀人的舊夢與癡纏。古詩中的紅豆、春蠶、梧桐樹三更雨,或如席慕蓉詩中的山坡梔子花,一個個相似的意象與相異的心境重疊,交錯,碰撞。只有寫詩者、頌詩者才能明白,呢喃詩語時忽然會心微笑,或潸然淚下的理由。

【道不盡的愛和恨在餘白】
為蛀牙寫的∕一首詩,很∕短∕念給你聽∕拔掉了還∕疼∕一種∕種∕空∕洞的疼∕就是∕只是∕這樣,很∕短∕彷彿∕愛情
  ——夏宇〈愛情〉

在詩的世界裡,各種意象包裹住錐心的感情,任相思如何纏綿,情仇如何剛烈,都化成既想被知曉,又不欲直言的含蓄話語。如此一來,情感反而因抑壓而更顯強烈,更深入心扉。在詩中,每顆字都在傾訴可訴盡的;而訴不盡的更多,則落到停頓與留白裡去,任知音人在詩海中打撈。夏宇的〈愛情〉中,蛀牙與愛情之間,似有一個不斷伸延的白色空間,意義在空間游離;讀詩人在其中,用想象尋覓屬於他自己的定義。短、疼、空、洞——愛情的虛空隨寥寥數字而來,又隨無以名狀的空白而不斷膨脹,襲來,幾乎令人窒息。

【愛情被詩醃起、風乾、老的時候下酒】(註一)
英國20世紀作家E.M. 福斯特曾說,你可以改變、無視、混淆愛情的形態,但你永遠無法將它從自身切割、抽離。詩人正正洞悉這一點,才會說:愛情是永恆的(註二)。創作詩,無異是賦予愛情另一種形態。老舊的情感因詩而重生,怒放的熱情在詩中顯得內斂動人。詩有龐大力量,能夠如針一般,活潑的愛情定格如標本;也能令長久靜躺在標本箱裡的思慕,其雙翅再次微顫。

註一:參考夏宇〈甜蜜的復仇〉
註二:原文為:「You will wish that it was. You can transmute love, ignore it, muddle it, but you can never pull it out of you. I know by experience that the poets are right: love is ete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