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式藤器 - 在傳統與心靈之間游走

Text:Lawrence Wu
Photo:Lawrence Wu, Loching


Loching,一個文青女孩走出Comfort zone,在京都學了傳統而又在香港很少接觸得到的工藝──日本藤器製作,更把它帶回香港,令香港人了解日本工藝的精緻與專注。

為甚麼要到京都學做藤器?
Loching: 我早就有個計劃,就是到另一個國家,學習當地一些特色工藝。上年的某個時間,我覺得在工作之上,可以停一停休息一下。而且,如果不襯著這刻走出去看看這個世界,就不知何時再有機會的了。因此,我就先把工作辭掉,給自己新嘗試,不要讓自己後悔。

學習時有沒有趣事?
Loching: 同學有部份不是京都當地人,而是住在大阪或附近地區的,所以有時候他們早上在老師家中先上一節課,下午再多上一節,整天合共兩節的不斷學習。有一次我也是以這個方式上課,午飯時就和她們一同買便當回老師家中吃飯。好笑的是,同學們同都強力推薦7-Eleven,原來此便利店在日本是「名牌」,要我在那裡買東西吃。另外,下課後,老師會為學生送上清茶及點心,令我覺得整過學習過程非常完滿。

藤器有何特別之處?
Loching: 這是一項傳統而香港人比較少接觸的手藝。我喜歡它的圖案重覆、擁有擴散特性的花紋,好像Flower of Life一樣。而且只要學會某種技法,你就可以在技法基礎上發展及編織出不同的物件,藤器的大小尺寸也可以靈活變化。因為藤枝的可塑性很高,創作時可以任意塑造出你需要的物件弧度,就能設計出不同的日常用品及裝飾擺設。

為甚麼喜歡製作藤器?
Loching: 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沒有「機械製造」的感覺。在京都上課之後,老師教我的事情,完全改變了我對藤器的想法,由只是一件日常生活中不起眼的用品,進化為有藝術性、有觀賞價值的物品。
藤器放在手上的感覺很好,而且藤器和皮革製品有點相似的地方,使用它們的時間愈長,表面顏色就會變得更深,由本來米黃色變成棕色,留下時間沖刷的痕跡。

日本藤器的特點是甚麼?
Loching: 無論在設計、用料、工藝上,日本藤器都比其他常見的更加細緻。在香港有時候我們都會見到些藤器,但不會被它們吸引,反而日本藤器就可以迷著你,甚至可以欣賞它們的美態。其他地方的藤器通常來說都是以日常生活為前提而製作,但日本人則的會製作專為裝飾而設計的藤器。

創作過程中,你最滿意的一個作品是甚麼?
Loching: 那是一個用來套著玻璃瓶的小物籃--本來將會被廢棄的玻璃瓶,我製作一個小物籃套著玻璃瓶底部,在顯現與遮蔽之間,給瓶子一個重生的機會。本來老師教我織這個小物籃子用來放針包的,之後我在發掘這個小物籃的其他「可能性」時,試著試著就把它套在一個剛吃完的玻璃布甸器皿上,感覺好像令本來要被拋棄的器皿,從新獲得生命一樣。之後就把針包籃子改良一下,變成玻璃瓶小物籃。而且,我也覺得藤枝和玻璃這兩種物料很匹配。

###


工具及物料
錐子、製藤器專用剪刀、拉尺、製藤器專用鉗(如沒有專用剪刀,用普通工具亦可)。Loching從印尼訂購天然藤枝,但來貨時品質可能有點參差,收貨之後要她會先作檢查,頭尾有破損就要先剪掉。

製作時定時灑水,是為著將藤枝軟化,令它容易扭曲。之後上、下穿過有如放射線排列的藤枝,做成底部。

專用鉗子可將藤枝稍為壓扁,輕鬆折曲藤枝,塑造立體形狀。

之後將藤枝就如織布一樣,做成籃子的外形。

之後用錐子在藤枝之間穿過,為小物籃表面做成花紋。

因為製作時常要剪一些斜邊出來,因此專用剪刀的刃底部份為彎曲設計,方便用家使用。

剪過之後,就能為小物籃造出圍邊圖案,兩小時就能完成!

後記:
Loching是典型文青,說話不多,也不說多餘的話,大概她把所有的精神都放作藤器。從她的言談中,我覺得藤器對她來說,不單只是一件產品,而是通過製作藤器,將所有心思細慮,都放到製作之中,也是追求靈性、令心靈提升至另一層次的其中一種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