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製鏡框 - 給獨一無二的你

Text:Lawrence Wu
Photo:Lawrence Wu, Genic Eyewear

Genic Eyewear主理人Emily因為從小到大接觸眼鏡,因而對手製鏡框產生濃厚興趣,繼而將手製鏡框工藝推廣開去。一切看似很理所當然。她除了自行設計鏡框外,也向有志於學做鏡框的人士,教授製造獨一無二的鏡框的方法。

為何有自行製作鏡框這個想法?
Emily: 因為我在香港一直都找不到一副合適的鏡框,無論外形或顏色選擇也很悶蛋,好像全香港只發售黑色鏡框一般。另外,香港多數入口外國品牌,外國人天生有很高的鼻樑,因此很多時候鼻托部分很「矮」,令我戴得不舒服。最後我和朋友想到,不如自己製造鏡框,那就既戴得舒服,也是自己喜歡的款式。

其實我的家人是在鏡框製造業中工作的。在50-60年代,當時使用機械製造鏡框的情況不算普遍,多數是人手製作而成的,直至80年代才開始用機器生產。為了取得手製鏡框的技巧,我向外婆請教,她就教我5、60年代的工匠用甚麼工具、以甚麼方法做鏡框,之後就開始自製鏡框了。

為甚麼興起教人做鏡框的念頭?
Emily: 一來製作眼鏡是我的興趣,二來看著別人帶來的設計也趣味盎然。參加者大概不會來做一副黑色粗框眼鏡,而是製作些與別不同的鏡框吧,我就是喜歡看到他們創作新奇有趣的鏡框。開班的過程,我會認識不同的人物,例如有位舞台劇演員特地為他的演出來做了一副專為演出而設的眼鏡框,這就令我覺得比單純搞工作坊更有意義。

製造眼鏡的過程如何?


Emily: 先準備一幅1:1的鏡框紙樣,畫好之後就將紙樣貼到醋酸纖維板材之上,根據紙樣上的鏡框外形用線鋸一下一下的切割出來,好考功夫!鏡框腳也依照同樣方式完成。


切割完成之後就要用上金屬銼及沙紙打磨,平滑鏡框邊緣位置--因為沿著紙樣將鏡框切割出來時,邊緣部分一定會「一岩一忽」的,所以必須打磨。

打磨完成之後,鏡框還要放到拋光機之中,令本來沒有光澤的板材變得油油亮亮。最後將鉸鏈部份與鏡框及鏡腳接合,加上透明鼻托,就完成一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鏡框了。

鏡框款式從何而來?
Emily: 參加工作坊時,先了解參加者的需要,收集好配戴人士的面型數據,之後就為他們設計的款式畫好紙樣。也有很多參加者心中早已準備好出色的設計,我們也十分歡迎。但是如果設計太天馬行空,預計在製作過程中會出問題時,我會與參加者討論及修改紙樣,由不可能化為可能。

工作坊有甚麼物料提供?

Emily: 主要提供醋酸纖維板材來製作鏡框,超過200款顏色可供選擇,而醋酸纖維板材只能以手製方式生產。另外,因為安全問題,金屬鏡框需要經過燒焊才可完成,對參加者來說是危險的,所以不會辦金屬鏡框工作坊。木材鏡框也不能在我們的工作坊完成,因為牽涉其他製作技術。

在工作坊之中,會否有「失敗」的情況?
Emily: 雖然參加者的參與度很高,但一班只得10人,我和另外兩位導師在場嚴謹監測他們的進度,所以普遍情況下也不會失敗的。當然也試過失敗的情況,原因是參加者不聽指示,或者自誇自大、高估自己能力。

當我完成鏡框之後,配鏡片要怎麼做?
Emily: 可以去眼鏡舖頭配鏡片。以前的眼鏡舖都不太願意客人自攜鏡框配鏡片,但近年愈來愈多客人在外地買入鏡框,而且整個巿場生態真的變了很多,現在的眼鏡舖頭信譽挺不錯的。

對香港的眼鏡製造業有何看法?
Emily: 80-90年代,香港出口眼鏡是世界第一的。現在已經走下坡了,變成意大利出口眼鏡是世界第一的。我經常在想,香港擁有很好的眼鏡製造技術,也有設計人才,可是卻不像時裝一般,有一些國際知名的品牌出現。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後記:
Emily對鏡框製作的熱愛,從她的言論之間就能深深體會。思路清晰,反應迅速,對鏡框知識的掌握,大概都是她從家人身上學習得來。還望香港以後更多對鏡框設計有抱負的人挺身而出,令香港鏡框製造業,再次發熱發亮。

Genic Eyewear的網站及facebook page:
http://www.geniceyewear.com/
https://www.facebook.com/GenicEyew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