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埭強的字體設計

靳埭強的字體設計
Text: 靳埭強

在設計領域,尤其是在視覺傳達設計中,字體設計是一門重要的基礎學科,與圖形、影象和插圖一起,是視覺傳達的四大表現元素。而且,字體設計還是最能清晰傳遞訊息的工具。

自從我接觸設計知識開始,就對文字產生興趣。進入設計行業,文字的設計和應用,成為非常重要的課題,使我不斷在實踐中學習和研究,同時,又在創作的過程裡,在字體中獲得很多樂趣和滿足感。

1970年,我開始在晚上兼任教學工作。字體基礎和字體設計是我長期擔任的科目。我自知所學的不足,就努力備課,重新自學,增取教學相長。字體漸成為我最重視的學問。我常告訴學生:學好字體設計,就一定成為優秀的視覺傳達設計師。事實上,我不但身體力行,也影響了不少青年人喜愛這門藝術。

80年代,我開始著作設計專書。《字體設計》是計劃中的第二本,只是很多不可預計的因果,到今天才去努力地實現這宏願,然而,30年後回望,今日能做到的也不是當年能想像。我要完成的是字體設計的100個課題,挑戰自己。

字體設計與其他藝術門類一樣,創作方法的學習和探索,都從最基本的一筆一畫開始。正如這本書的內容一樣也從一畫細說從頭,以淺易的語言,論述一百個字體設計課題。明清畫家石濤在論著中說:「法於可立,立於一畫。」以一畫衍生萬法。這實在是超越時代的先知卓見。我曾受大師的理論啟發,創作了《一畫會會展》海報,運用書法「一」字與現代細黑體融合成「畫」字,顯現承傳立新的創作精神。

然而,承傳不能無本,字體設計亦以文化為本。這本書從基礎概念、文字源流、字體發展、歷史回顧、文化探索,專業知識、字體練習和創作實踐,多維度扣問傳統與現代的本質和發展方向。

二十年前,數碼科技工具衝擊字體設計領域,日本字體刊物委約國際專家和我八人,以《廿一世紀字體設計展望》為題思考創作。多位西方大師表現出悲觀,傾向批判,唯東方同業與我一起傳達着積極正面的訊息。一筆水墨和一條古墨構成字母「T」,隱喻着文化為本就是未來字體設計的願景。如今的我在新書的封面上融合前後兩張海報中的兩個意象,將我的信念呈現。希望引起讀者開卷探求已知或未知的一畫之法和字體設計文化,共同開拓字體設計的新時代。

我不但在設計上喜愛文字創作,同時又在繪畫上進駐了文字的領域。我的藝術歷程比設計事業更長;習畫比學設計還早,做設計時又同時研習水墨畫。

1969年,我已創作波普(Pop art)風格的水墨作品,後來回歸中國山水畫的傳統遵從先師呂壽琨遺訓,走「師古人,師自然,師自我。」的道路。不同時期探索着創新水墨畫的新境界。在世界之交,我的水墨世界進入混沌狀態,藝術與設計已在交融,水墨設計、設計水墨互為因果。水墨的心源,設計的思維,自然為一體。

文字合體在我的水墨設計早有為人樂道的創作。2002年,文字山水融合成為我設計水墨的新思維。這樣的文字合體創意是多元的,不是簡單的文字入畫,或者圖畫入字,我對詩文詞句的入畫,又可否看作另類的詩書畫共融的實踐。與前人的文字繪不同,雖然因我設計思維的性格,受傳統工藝匠意的影響,但在中國山水畫悠長的歷史上,並沒有可見的先例,或類同的書畫合一作品可借鑑。可能是歷代文人對匠氣的輕視,我曾受關愛我的前輩忠告,不要誤入歧路。

我在《設計心法100+1》中寫下了其中一法:「想前人未想,做前人未做」。就是這種信念令我監持探索這異途。這文字合體的山水墨已有知音和好評,合體創意的範籌亦多元拓展。無論一點、一字、一語、一詞或一詩,亦有同形共用,或中西共處,不分中外字體自由匯合,繪畫、設計,與環境裝置,又或跨界創意⋯⋯都樂在其中,物我交融。

(轉載自靳埭強著作《字體設計100+1》)

《設計心法100+1》的內容一樣也從一畫細說從頭,以淺易的語言,論述一百個字體設計課題。

靳埭強
1967年投身平面設計工作,1976年合組新思城設計製作公司,1988年改組為靳埭強設計公司,擔任創作總監。1979年成為首位入選香港十大傑出青年的設計師,2005年獲香港理工大學頒授榮譽設計學博士。靳氏的作品廣為博物館收藏, 著名作品有中國銀行標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