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涵凱:從迪士尼到堅離地城

Text: Donna Cheng
Photo: Frankie Chu

曹涵凱的工作室位於堅尼地城的工廈之內,雖然沒有華麗的裝修,卻擺滿了他多年來的心血。

曹涵凱主要做陶瓷立體創作,多年來的作品都透過頭像陶瓷來表達想法。這除了因為他在讀書時有畫頭像畫作的經驗,更因為他認為將頭像加以簡單的色調,最能表達出「自然」這個概念。

曹涵凱一邊介紹,一邊向我們展示近年創作的頭像系列作品。由於他有感於當人類的生活環境變得城市化,很多本來擁有的美和善都隨著身邊環境而轉變了,人類就好像因為被環境侵蝕,回歸到自私的獸性一樣。

然後,曹涵凱又給我們展示他燒陶瓷的電爐。別看一個這個小小的電爐,卻能燒出數年來種種佳作。未來,曹涵凱有很多不同的打算,比如說做一些馬賽克的平面和立體創作,亦有打算應各機構邀請,為不同項目做藝術創作。

到訪過曹涵凱的工作室,聽他細說十多年前為香港迪士尼樂園造樹木塑像的經歷,到現在和朋友一起合租工作室的一點一滴,實在令人佩服他對於藝術的堅持和耐性。香港的藝術家可以單憑自己的概念以及對藝術的熱誠,就算只有小小的空間,依然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默默創作千變萬化的作品。


曹涵凱的工作室位於堅尼地城的工廈之內

為甚麼當初選擇留在香港發展﹖

我之所以留在香港發展,因為我覺得香港給藝術家的配套比馬來西亞好。在馬來西亞,不同種族其實會帶來蠻不同的待遇。例如我是華僑,政府一般都先給資助予馬來西亞人,我們相對得到的資助會較少;而且,在展出作品或拍賣方面,政府或藝術館等組織都會優先考慮具民族意識的作品。因此當地的華僑要獲得成功,要付出比馬來西亞人更多的努力。相比起來,香港的配套更元善,人們對待藝術作品的方法更成熟,於是就決定留在香港發展了。


他認為將頭像加以簡單的色調,最能表達出「自然」的概念

現多主要進行陶瓷創作,但我知道你本是學油畫的,會否覺得自己所學的都浪費了﹖

不會。其實我只是自2013年後才多了立體造型的陶瓷作品。這全都是一個過程。


工作室面積雖少,已經放置了一切創作必需的工具

香港和馬來西亞相比,你認為除了配套上的分別,還有甚麼是不同的﹖

我想最大的不同,就是土地和租金的問題吧。雖然香港的藝術配套還算完善,但大部份工作室,甚至自己居住的空間都十分有限。在這樣的環境下,如果要創作體積較大的作品就不可行了。好像我今次放在「新藝力」展覽的立體創作,它們都不會高於18吋的,這背後的原因是我的工作室最大只能容納18吋的燒爐,想創作更大的作品並不可行!然而,馬來西亞雖然沒太多配套,但單看是租金成本方面是低很多的,不論是買房子或者租工作室,都可以用較少的金錢換來更大的空間。


就算只有小小的空間,依然能創作出千變萬化的作品

做藝術絕不是一條易走的路。你的家人、朋友或者身邊的人是如何看你所選擇的這條路﹖

我的父母相當支持我這個決定。小時候我只喜歡畫畫,亦只在學校的繪畫比賽中獲?。媽媽開玩笑說:「可能只有畫畫和藝術科適合你。除了藝術以外,你的其他科目都不是特別出眾,而且你個子瘦削,幫不了家裡農地的工作。」所以當時我並沒顧慮太多,亦不會像很多身邊朋友一樣,在藝術科和平面設計科之間有太大掙扎。很多人最後選讀平面設計,因為認為這學科畢業後較易找到工作,而我卻選了我最喜愛的藝術油畫科。我始終都認為,即使再難找工作,或者創作的路途有多艱難,至少這就是我愛做的事。


由於工作室最大只能容納18吋的燒爐,想創作更大的作品並不可行

能夠分享一些在藝術創作中的難忘趣事嗎﹖

在我參加拍賣會的時候,遇過很多有趣的買家。其中,有些買家看過作品後,會特地駕車來問價,並誠懇地買下我的作品。有一次在馬來西亞的拍賣會中,我賣出了超過一半的作品。這些都是十分難忘的經歷。

曹涵凱

生於馬來西亞,2004年獲邀到香港為迪士尼樂園做樹木設計,因而留港發展至今。近年來,他積極從事各種立體塑像創作,並參加不少馬來西亞、本港及各地的展覽。今年八月,他又以自己的陶瓷作品參與新藝潮舉辦的「新藝力——青年20」聯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