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梵:用鐵枝重構城市

Text: 林淵
Photos: 葉梵、Frankie Chu, IG: stfbfc
葉梵是一個香港土生土長的藝術家,眼看他的作品走到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仁川的International Sculpture Symposium,在本地也曾舉辦過個展,藝術的路走得順暢,但原來眼前年紀輕輕的他,在黃銅作品變得受歡迎之前,也曾經有過低迷的時期。


葉梵的studio在荃灣一座工廠大廈的天台,出了升降機後還要行樓梯。

從學堂到廚房到威尼斯

葉梵早於學生時期,已有參與展覽的經驗,而在香港藝術學院完成高級文憑後,更作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在完成高級文憑後,我升到degree課程的year 2,但在開學後,感覺好像又是同一批教授,一樣的上課模式; 我清楚自己想做甚麼,因此就跟幾個同學一起膽粗粗quit了,走了上北京。」葉梵曾在北京黑橋藝術村和宋莊創作,作品開頭的反應也不錯,但之後的卻開始步入低迷,「曾試過整整一年也近乎沒有收入,主要收入也是從散工而來。」在這段期間,葉梵甚至要一邊到廚房兼職,一邊繼續藝術創作。這段辛酸的日子後來成了創作的一些啟發,當時也湊巧遇到一家畫廊的老闆欣賞自己的黃銅作品《Lost City》,替他開辦個展,其中他的作品大受歡迎,使他的情況穩定下來,可以更專注於創作。故事開始變得順利,葉梵因展覽的緣故,有幸到韓國做一件大型的作品。


在韓國展出的大型作品。因studio大小所限,葉梵平日無法做到太大規模的作品,而International Sculpture Symposium Icheon則是一個讓他嘗試的好機會。

從平面到立體

葉梵的創作探索城市與自己的關係,《Lost City》本是acrylic作品,後來葉梵與同是探索城市結構的陳閃合作做一個聯展,並想到要做installation,因此第一件《Lost City》的立體作品就誕生了。葉梵自言:「 開頭在Art School時已有畫一些關於自己對香港這個城市的感覺,我覺得這個城市像牢籠般困著我,所以我在作品中營造了一個很複雜的形態,另外可以看到作品裡全都有一隻風箏,好像是在迷失時能引領自己離開困局的東西。」


葉梵形容《Lost City》:「如果有燈的話,作品可以放出多重的投影,觀者感覺像被城市包圍著,困住了自己。」

創作的嘗試與侷限

走進葉梵的studio,最令人好奇的就是放在不同角落的工具。葉梵的立體作品用不鏽鋼及黃銅製成,首先要由一塊塊金屬片開始加工。「第一件《Lost City》系列的作品是用銅的。我的爸爸玩音響,所以的自小便見他如何去蝕一些電路板,所以我懂得蝕銅的工夫,但是那氣味太毒了,所以後來我到大陸的廠找人做蝕刻的工作。」葉梵一步一步解構製作的過程,當收到已刻洞的金屬片,他便要人手裁好形狀,再以工具在金屬片上屈幾個直角,最後便可焊成一座「大廈」。

「 我用氬焊機來燒不鏽鋼。氬氣是一種保護氣體,防止不鏽鋼與空氣接觸,否則會有很多火花。焊鎗的尖端會放出一團plasma的電,可以燒熔金屬。但氬壺不能焊接細小的部分或是薄的部分,例如在燒1mm厚的板時,用氬壺焊接的位置會輕微彎曲,所有要靠經驗細心地調節電壓、焊接的速度;有時太薄的部位甚至會被焊鎗整個燒掉。因此我會使用點焊機會把細小的關節連起,它只會放一下電。」

受空間所限,葉梵的作品要考慮到大小,以門口的大小為尺度;但正是環境所限,使他想到用不同的焊接技巧:「我正嘗試用鐵枝來焊平面,在一面焊完再在另一面密焊,最後把它拋光。」葉梵的studio在荃灣一座工廠大廈的天台,出了升降機後還要行樓梯,因此難以把整塊不鏽鋼板搬上來,搬運枝條則稍為輕鬆。他坦言:「這一行業而言,租金是最大的負擔。」


用鐵枝桿成的長形支架,具有線條美。

藝術的路不容易走,創作上有技術的問題要克服,另一方面也要得到機會,才能支持創作,葉梵也是一步步的走到今天。若果當初沒有那麼多機會,葉梵還會不會繼續下去?他不加思索的一聲「會!」彷彿是給自己的一個諾言。葉梵最近參與由Green Art Asia及太陽國際拍賣行合辦的「ART + HK」展覽,展出一系列以城市為題的作品。之後,他將來會更多探討人的感受,也正作構想一些雕塑,關於人追夢的感覺。

葉梵

於香港藝術學院修讀藝術,其作品探討人與都市的關係,畫面呈現出城市的壓迫感,作品包括《Finding Neverland》、《Lost City》繪畫及雕塑系列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