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ge Farmily 永續農耕的實踐

跳出單純務農的框框,Sage Farmily是一個結合農耕與家庭的單位,希望以烹飪來分享永續生活。最初,儘管「農田」面積有限,Sunny與Kobe於2010年在灣仔富德樓成立了「好地地體驗」,使用天台農場與新界的蔬菜提供素食;至2014年,二人有了孩子陳世,於是一心離開城市生活,在大埔建立Sage Farmily。

Text: 林淵
Photo: Sage Farmily、生活館


 在收成、煮好食物後,Sunny一家也會把吃不完的部分回歸到田裡,用作堆肥。

三人家庭在林村跟A Beautiful Store合租了一幢兩層高的樓房,上層用來自住,地面一層則是店舖。當店舖晚上關門以後,便可以做私房菜。他們的蔬菜主要由馬寶寶社區農場、謝屋村生活館,以及他們跟人在附近合租的菜田提供,其他材料也會盡量選擇公平貿易、有機的產品。

Sunny說:「兒子還小,每天就是玩耍、吃喝、睡覺。如果當天有生意的話,我便會盡早買菜,然後回來準備;Kobe則主要負責接生意、對外接洽,晚上會set 枱、擺設等。」 三人過著的簡樸生活,正是很多人想得到,卻不敢離開comfort zone去尋找的;Sunny卻覺得這樣的生活是理所當然:「兩個人在一起,有了孩子之後,既不想給人照顧,也想讓孩子接觸自然,加上自己也不想過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因此這是唯一可取的方式。」

在經營「好地地體驗」的時候,夫婦倆同樣是採用新界菜以及自己種植的菜,但天台種植跟農地種植當然有很大分別。「城市高樓大廈的設計本身就是要把人割離自然,要在當中重塑一個環境是不容易的。在田裡,只要堆草、撒豆施肥,泥土便會變好;在天台,每一個種植箱也很獨立,一定要加液肥或固體肥料。」Sunny也比較兩者的營運模式,以讓人反思城市發展的進程。他指出農場售賣農作物經營,形成一個可生存的系統,反觀urban farming是要額外付出成本運作。

Farm-to-kitchen

現時Sage Farmily使用的蔬菜大多直接由指定的有機農場供應,有時候在農場看到將要收成的農作物,便會馬上採用,因應農田提供的植物去制定菜式,所以非常新鮮。他們希望盡量做到Farm-to-kitchen的理念--令社區的關係更緊密,以及確保每一口食物也是新鮮而來源清白。

「香港其實做不到100﹪farm-to-kitchen,最基本的米、鹽、麵粉其實也難以做到香港出產,蔬菜以外的材料也只能買回來。另外我們的食物也沒有蛋、奶、蜜糖等成份,一直以來也是做素食。其實很多菜式只要可以下芝士、忌廉,很多食物也可變得美味,但我更希望在技術上突出蔬菜的味道;而且要在香港買到優質的乳製品也不容易,雞蛋也是透過注射激素,刺激母雞多生蛋而來,這些也並不值得鼓勵的生產模式。」雖然Sage Farmily的食材並非完全由來源地直接供應,但每道菜背後的每個選擇,也極富心思。


甘筍汁伴tortellini。

 

Sage Farmily的每道菜式也很精緻,然而Sunny並非廚師出身,也算不上烹飪狂熱份子,他最想做到的,是透過煮食讓人多了解永續的生活方式:「幾年前我也曾雄心壯志地認為farm-to-table會帶給人正面的影響,但現在也很少這樣說了。沒錯有很多人來過吃飯,但整個社會的環境只容許人用一晚時間去享受,客人自己未必可持續地做。」



圖為南瓜批。用上馬寶寶社區農場的南瓜,加入豆漿做批餡,素食的甜品也可以很精彩。



Sunny在謝屋村生活館分享農業與飲食之間的種種,作為「有種電影節」閉幕的影前分享。

 

永續理念

Sage Farmily大部分蔬菜由謝屋村生活館提供, Sunny與生活館的主人也份屬好友:「我們也相信永續的方法,也希望親自建立一個相對上沒那麼依附主流經濟的系統,例如地區經營。在香港種植也可說是一種抗爭,在主流經濟以外所開拓的一種新方法。」

一來是因為下廚跟落田同樣消耗體力,實在難以同時進行,二來Sunny坦言自己對堆肥工作的興趣比種植技術更濃厚:「我的心態未必是想『種』東西、刻意控制植物的生長,而是希望透過提供環境、肥料、天氣,讓植物自由生長,長得差不多的時候才去收成。」與其說是耕種,倒不如說是讓植物變得適合自己採摘,或會更貼切吧。

Sunny夫婦養育兒子,也是這種心態:「我們覺得這種生活方式比主流城市合理,便盡力去達成一種永續的生活方式。就好像種東西一樣,我唯一做到的就是提供好的環境,農作物會自己決定要長成怎樣,而孩子長大了也一樣是不由自己控制。」

Sage Farmily
地址:大埔林村坪朗大菴村8號
FB: Sage Farmily
用餐時段:
午餐:周二、三、四,一點開餐
晚餐:周一至日,七點開餐
有關預訂詳情和價錢,請以FB inbox 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