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年藝廊呈獻香港年輕陶藝家陳艮珊、許俊傑、劉逸偉聯展「初‧仨」

日期
10/06/2016 - 13:30 - 04/07/2016 - 19:00
地址
巨年藝廊
G/F, NO. 15A New Street, Sheung Wan, Hong Kong

 有人說,第一本作品最能反映或呈現到一個作家的風格,大概因為藝術家最不同現實環境,以及其他客觀條件影響,而又同時最能表演出他們最想表達的信息及情感,縱使未必是技術最成熟,但都往往是最初的作品,或許這作品最能保留著藝術的「初心」吧。巨年藝廊(Giant Year Gallery)一向希望發掘本地陶藝創作人,所以將特別舉行「初‧仨」(展期:6月10日至7月4日),為大家帶來三位俱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的本地年輕新晉藝術家──陳艮珊(Alice Chan)、許俊傑(Ryan Hui)、劉逸偉(Jack Lau),也許能從他們三人第一個畫廊展覽,展示出他們三人對陶瓷創作最原始的「初心」。
 陳艮珊2015年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並曾參與在杭州舉辨的亞洲現代陶藝交流展。對她對說,陶瓷創作根本是一場自我探索,是暴露與隱藏的過程。細小的刺狀泥條是作品經常出現的元素,它包含著痛苦不安和攻擊性,透過手捏的形式,不斷的重複去掩蓋現實,可是泥條的形狀和排列卻真切地顯露了內心的情感。陶不只是表現自我的工具,製作過程也是個人修為的磨練,從中既要接受燒製過程中的接踵失敗也須具備不言敗精神,屢敗屢試。
 同樣於2015年畢業於香港大學視覺藝術院的許俊傑,他認為陶瓷創作涉及很多物料,也有很多實驗,所以創作就等於嘗試及可行性。今次展覽可看到他一些新嘗試,當中包括白瓷板系列──你可曾想過,藝術家重新審視手錶的存在價值,所以將細薄的白瓷板壓在不同手錶上,最後就會呈現出透光及細緻的手錶輪廓,而光線所帶來的視覺效果也比喻了他與物件間朦朧的記憶與殘存的感覺。
 另外,劉逸偉也是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取得學士學位,陶瓷對他有著一份永恆但又含蓄的意義。因此,藝術嘗試他用陶瓷重構一個埋藏了一埋記憶的心中貯物櫃,那份隱藏與顯現之間,仿製及原本之間,真正內容及重構之間,都令人對物件存有聯想。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這其實出於《華嚴經》,意思是堅守本心信條,才能德行圓滿。在藝術創作上,同一道理,忘記了本來的目的,作品也就是已非本來面目了。

查詢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