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paces Between the Words Are Almost Infinite 《字裡行間》

日期
05/09/2020 - 12:00 - 10/10/2020 - 17:00
地址
GALLERY EXIT 安全口
3/F, 25 Hing Wo Street, Tin Wan, Aberdeen, Hong Kong

安全口畫廊呈獻香港藝術家馬琼珠、何倩彤、文美桃首度合作的聯展《字裡行間》。展覽於2020年9月5日至10月10日開放,開幕酒會在9月5日(星期六)下午2時至5時舉行。馬琼珠、何倩彤、文美桃三位藝術家首次同場展出,在同一個大環境底下,三位藝術家把各自面對的恐懼、焦慮、迷茫抽絲剝繭,把具體事件化約成更為抽象和詩意,更接近核心的碎片,呈現在觀眾面前。三位藝術家的視覺風格皆低調而素淨,為是次展覽完成的新作品媒介涵蓋繪畫、雕塑與錄像,亦不約而同地大量取材或啟發自電影文本。

馬琼珠的一組繪畫《吸血鬼》、《新女性》和《迷魂記》把經典電影中具強烈感情的雋永形象放大、複印、拆解,在其上覆蓋繪畫的刻痕和金箔,既是引用也是重塑。《那星》以真金打造出五顆被摺了角的五角星,陷於牆身之中,既具律動的節奏但也動彈不得,牽引出大國國旗的靈魂。《沙丘》為一組兩件的「攝影」作品,藝術家藉著擷取和裁剪現成影象、褪去色彩,政府官員整齊地群坐和群站的畫面被置於如像荒漠的灰色中,讓我們以嶄新的目光審視新聞圖片。巨幅畫作《七頭》源自藝術家在街頭上的經歷,警察以黑色警棍猛烈敲擊的巨響纏擾著她,逼使她把警棍放大至肉身的尺寸,供她在繪畫的過程中與它對恃和搏鬥。它的堅硬和橫蠻對應著散落地上《乖乖》玉米脆條的輕巧零碎。馬琼珠的最新作品在沉重與輕盈之間,造型簡約卻從未放棄作品的複雜性。

文美桃的雕塑作品《扒手》顧名思義,啟發自布烈遜的《扒手》,底座承托著一雙兩頭生長的手臂,複製扒手的手腕尋索間與得手後的對比,在得失之間覓取平衡。《案發現場—腳》與《誰是殺手》皆來自希治閣的電影《奪命狂兇》,前者為雕塑作品,捕捉電影中菜市場無由來蹦出一隻腳的一幕,讓日常的場景突然變成詭異的案發現場,後者為一組五件的攝影作品,平靜的海面出現肢體載浮載沉,既孤絕又自由。電影與攝影皆為平面,但文美桃卻時常以身體感官推進創作思路,身體殘肢或病變畸異的元素也是過往在醫學博物館《像是動物園(二)》展覽的延伸。錄像《逃生門》中搖曳的大樹也仿似在與她去年的個展《沉積暗湧》對話,為展場開出另一扇窗。

何倩彤的最新作品全與等待的情緒有關。畫作《割腕時聽的音樂》和《明天永遠沒有來》把她在等待時不斷重覆聆聽的樂曲化成靜默的樂譜繪畫,過於熟悉的文本變成陌生的符碼,有聲被壓起無聲。《魔術師走了之後》描繪了一個被魔術師剖開的女人被擱置在現場的畫面。《時間是他的玩具》和《病是恆久忍耐》則以藥丸為題,取材自比利・懷特的電影《控方證人》,導演以被排列成陣的藥丸交代時間流逝,藥丸本身就是一種有關時間的律令,異常細小卻兇猛劇烈。一組三個屏幕的䤸像作品《晚星》大量搜集不同電影中在黑暗裡瞥見光明的畫面,配以藝術家在失眠的晚上以鐳射筆輕撫她目光所及之處,並在黑暗裡等待一則電話訊息的綠光的畫面,發光的點與線趨近供人冥想的熒幕保護裝置。

展覽在沒有明確策展框架底下讓藝術家自由生成作品,喃喃自語到末了卻是氣息相近。展覽名稱“The Spaces Between the Words Are Almost Infinite”本為史派克鍾斯電影《觸不到的她》中的電影對白,當承載著大量訊息和情緒的字詞之間的間距被無限拉長,藝術家就在那個空無的地方寫下她們的註腳。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