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套早咗21年拍嘅社會寫實片:《大逃殺》觀後感

2000年,日本電影《大逃殺》上映,當時因爲題材太過驚慄前衛差啲被禁,轟動一時。2021年7月1日,《大逃殺》(4K修復版)響香港再次上畫。時隔21年,響呢個時間點睇呢套電影,成件事都幾荒誕。

其實,我本身打算上畫第一日就去睇,但因為種種原因睇唔到;原本以為已經落咗畫,無諗過仲有一間戲院可以睇到。

睇戲嘅前一日,我忍唔住手去搵影評睇吓。搜尋結果顯示嘅第一頁、其中一段文字係咁寫:「細個睇《大逃殺》,覺得最恐怖嘅係啲殺人血腥畫面。但大個先知道,其實最恐怖嘅係BR法。」

篇劇評我最後都無㩒入去睇全文。但套戲,我終於睇完。如果要揀一個我最中意嘅部分,我會揀電影開頭對故事人物身處嘅社會刻畫。伴隨住驚悚嘅《安魂曲》配樂,片頭出現以下字幕:「新世紀之初,一個國家陷入衰敗。失業率突破15%,失業人數達到一千萬,八十萬學生杯葛校園制度,青少年犯罪問題增加。信心盡失的成年人對青少年存有恐懼,於是通過了一條法案:《新世紀教育改革法案》(簡稱「BR法」)」,緊接嘅就係一連串影住軍隊前進、記者興奮報導某次殺戮遊戲生還者、男主角父親自殺等等嘅畫面。

或者因爲呢個故事設定對而家呢個時代嘅人嚟講已經唔再超現實,睇嘅時候我好感受到影評所講嘅個種恐怖。但至少,導演響電影結尾都好似魯迅咁加咗個花環響個墳墓上面;至少,佢對世界仲有希望。

如果真係仲有希望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