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新水墨(第一回) : 由「墨化潛移」開始再說”前/後.新水墨”

淺談新水墨(第一回) : 由「墨化潛移」開始再說”前/後.新水墨”

---
過去”淺談純藝術”系列或”淺談新水墨”或藝評的文章可在 "Find Art, Fine Art, 只是藝術" 找到 http://fineartfindart.blogspot.hk/
---
1) 本文所指新水墨的突破精神,其前設是建基於《新水墨。遊》第五節第二段: 觀新水墨發展,可於下面連結參考。
https://www.pixelbread.hk/artreview/2021-07-27-2232
2) 筆者為展覽「墨化潛移」的參展者之一。
---

第一屆新水墨文憑課程畢業作品展「墨化潛移」(Inkception),已經在八月份的第一個星期日完滿地完成,在這個展覽中,能否使自身對新水墨的觀點帶來衝突嗎?對水墨和新水墨之間差異可有更多的啟發嗎?甚至能否為新水墨帶來全新的觀點嗎?

以上幾個問題對筆者於「墨化潛移」而言,都是正面的,而且得到一定的啟發和得著,按《新水墨。遊》第五節中所述,就筆者對新水墨的廣義定義和解說而言,新水墨就是一種突破精神,大約是五十年代至九十代發展的一種藝術運動,但是現今稱之為新水墨的創作,已經超越當時所指的突破精神,甚至內容是複合式的存在,難以簡單地作出新水墨的狹義定義。如果以這種概念來分析展覽「墨化潛移」中的作品,就會得出一個有趣的結論(這點會在之後的文章繼續,本文會先談及於展覽所體會的現象),但是如果仍帶著過往對新水墨的認識而觀看這展覽,必定會出現疑惑,甚至質疑「墨化潛移」展覽中的部份作品,仍能算是新水墨嗎﹖因為這些都是” 前.新水墨”所沒有,姑且先以”前.新水墨”(50-90年代)和”後.新水墨”(00年後)之分作出不嚴緊的分類,在之後”淺談新水墨” 的文章中,將為這一點作出更多的說明。

為什麼會對展覽「墨化潛移」的作品會有這種懷疑出現,那先由展覽中的作品開始,整體而言,由作品中的表象內容與內在內容,已經存在多個可以受到”前.新水墨”所懷疑的位置,因為展覽中除了”前.新水墨”原初的突破精神外,亦帶來”後.新水墨”的多種不同性衝擊。例如在作品表象中出現多種非”前.新水墨”的處理手法,如物料上出現混合媒體、木板、非宣紙紙材的併貼等等,而這衝擊不只出現在作品的外在原素,同時也出現在內在內容(概念)的題材之上,如創作者所表達的內容,超越表象內容所表現的更深層內容,這些都是因為”前.新水墨”所沒有而使作品受到懷疑的位置。

而展覽「墨化潛移」的作品,不少都隱約帶著”後.新水墨”作品的外在處理手法,並出現了新舊交替的轉折點,以及用色上的轉變,同時技法上的取捨都和”前.新水墨”中的使用的手法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轉變。另外,物料上的選取和多元可能性,同樣地為”前.新水墨”的定義帶來根本的衝擊。在創作內容上的更是另一突破,內容不再只是傳統的山水花鳥文人意象,或是系統以內的傳統內容,而是走向以藝術家為中心,以及他所關心的內容為主題,由生活、日常、所思、所想、哲學、個人感受、經歷、習慣等等,甚至單純以概念性藝術的創作之為主題。

上文所指的觀點,將於下一篇文章以「墨化潛移」內的部份作品進行分析與比對。

謝諾麟
二零二一年八月九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