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踐純藝術 : 出去睇展覽 - 以光影、線和材料來進入 - 木石清華x光影 楊國芬雕塑

實踐純藝術 : 出去睇展覽 - 以光影、線和材料來進入 - 木石清華x光影 楊國芬雕塑

---
原版聲音導航 Youtube Channel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YN6wZPF3Tk&t=302s
---
過去”淺談純藝術”系列 或 ”淺談新水墨”系列 或 藝評的文章可在 "Find Art, Fine Art, 只是藝術" 找到 http://fineartfindart.blogspot.hk/
---

以下的說明,不會單一地說明某一件作品,只會說明展覽中作品的整體,作品是如何引來筆者的閱讀興趣,亦不會提供作品的相片參考,實物就留給觀眾自己來分析。

楊氏在這展覽中,展出多件雕塑作品,整體而言,雕塑尺寸大約為兩尺闊、半尺深和半尺高,主要以木材作為基座,木材保留了多數原本木紋的質感,只作基本的表面處理,另外,基座亦有由石材為材枓。而在基座之上,裝置了由銅線所做成的樹型雕塑,樹型雕塑只有樹身和樹枝,並沒有樹葉,分佈在特定位置上,對應基座,其大小比例就如山水畫中的留白,而在個別作品之上,基座上亦裝置了類似山型的木材,加上樹型雕塑及自然木紋基座的對比下,出現了山水畫般的意像。另有兩組作品單純以銅線作為主要媒體,以銅線做成樹型及連接的底部,以線把雕塑懸掛起來,以及另一件是以銅線做成的山型雕塑。

展覽中的整體給予筆者三個主要的切入點作為閱讀的起點,包括了材料,線的型態和其關係,以及光影,而線和光影的閱讀將會一併處理。下面開始談及這幾件事情的說明 :-

第一點 : 材料

按展場中,序的說明,材料主要都是來自回收廢棄的物料,即時想到一個故事,就是莊子的內七篇,人間世中的一個故事,故事大約是莊子和子綦的對話,談及一棵沒有被砍去的樹木,因不能成材是無用,所指的是成為木材,而莊子亦回應,不是因為那一棵樹不能成材而沒有被砍,這不能成材的無用,正正是對於該樹來說的有用嗎。用這例子,是因為作品就隱約帶出了,這一個有用和無用之間的訊識。

至於上面這一點的例子,可能會被問及,可不使用康德於第三批判(判斷力批判)中無目的無目性,作為入路﹖或者筆者會將兩種說明,其基本解釋上的理解是一樣,只是這一個情況之下,使用莊子式的說明會比康德式的更為合適。

第二點 : 線與光

雖然作品中單純以銅線作為主軸之一,但線的位置,以及線的流動,在表達一些關係,而這一種線的關係就是另一個有趣的閱讀起點。這一種關係不只是單獨地說明某一種關係,而是多種不同關係的可能,由線所組成的大小、形狀及方向,就表達了不同的狀態,有孤獨、有自然、有成長、有強弱、有矛盾、有對立...等等。而線和線之間的距離感和疏密交錯,是另一種輔助第一點的閱讀工具,雖然只有簡單的線,但可以閱讀的內容遠遠超過單比表象的線為多。

至於光,如展覽主題,作品著重光影,展覽中的光不只是照明,而是一個世界的展開,而展開的世界是影子的世界,如果把光說成世界,那就太過了,所以只談及光和作品的關係便足夠。也許光和影子的關係,需要再連結到上一段線的關係,兩者一併處理,因為光和作品之間,產生了另一個相反而由影子構成線的世界,這是多一重深入的關係,指出前者所閱讀的內容,是否需要相反地閱讀,或者只是重疊地閱讀,可能就是再深入地閱讀時的另一個起點。

而最後,筆者不是在閱讀楊氏的創作動機,或者想表達的內容,只是就作品的表象以及作品引起的內在分析進行閱讀。而這一個切入點或是起點,都係單純地以現象所見到的內容,作為作品的實相,作為一個閱讀的方向。

謝諾麟

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五日

~~~完~~~

展覽資料 :
木石清華 x 光影- 楊國芬雕塑 展覽
展期 24/9-07/10/21 (11:00-19:00)需要預約
尖沙咀 百利商業中心 10/F 藝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