孖沙街的普洱驚喜……餅茶拆散片!!!!...................彭武斌 圖/文編撰

孖沙街的普洱驚喜……餅茶拆散片!!!!...................彭武斌 圖/文編撰

武漢肺炎的殺傷力,掃殺香港大小行業,傳統舊鋪,能由今年年頭,能渡過由一月至現在十月,沒有結業,可算是家底厚,真是不容易,時代的巨輪在疫情下的掃殺,傳統茶鋪更為難得,在掃殺的過程中能維持到現在,真是天在保佑!

傳統茶鋪如香港島中環商業老區的孖沙街,經營過半世紀的福建茶莊,賣的已是傳統僅有的,做街坊茶葉、茶具小本生意之傳統舊記憶。

走進茶鋪,就像走進時光隧道,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茶鋪如米鋪之光景!米鋪已一去不返,茶鋪可生存下來,是香港的奇蹟!

經營茶鋪工夫多,香港人喜好中國南北當時令的茗品。普洱首推,四季常有,茶韻第一,製茶工夫也最多,分生普、熟普,最有個性的茶種。

一間好的茶行,若其普洱的品種上下價處理工夫不好!上價可幾千或近年上萬元的茶餅(半斤或四分一斤),生餅有生、熟餅有熟的處理存放的工夫!下價的散茶三四十元至三四百的一斤普洱散茶,處理過程不下於上價普洱茶,手藝工夫一樣存茶、併茶、分類入價,適合各類人仕之口感!不是簡單之事,若經營不好,倒店的就因上下價的不和!

一般散茶分兩類,原箱進口,再由茶行自行併配定價,或由原餅茶拆散成一點五公分的散普洱,拆散餅的工夫不可看少,這是磨人耐性的手藝,居然還可買到,真是香港的又一世界之最........熟餅普洱拆成的普洱手工散普,真是一絕!用三才茶盅冲泡普洱,滾水先洗,再滾水焗住四十九秒的普洱,起手而飲,神仙都說好且妙!

2020年彭武斌寫於葵芳金龍